<b id="ljn63"></b>

    1. <rp id="ljn63"></rp><rt id="ljn63"><meter id="ljn63"><p id="ljn63"></p></meter></rt>
    2.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tt id="ljn63"></tt>
    3. <tt id="ljn63"></tt>
          <rp id="ljn63"><menuitem id="ljn63"></menuitem></rp><cite id="ljn63"><pre id="ljn63"></pre></cite>
          <b id="ljn63"></b>
        1. <rt id="ljn63"></rt>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中篇小說

          檔案(上)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張策

           開篇也是結尾:2015年5月

          是個云淡風輕的日子。陽光曬熱了明亮的玻璃窗,窗外的風景也似乎有了溫度,蓬蓬勃勃的花草,有一片片的生機。劉子楓在檔案館接待室的長椅上慢慢坐下,僵硬的膝蓋咯咯地響,疼痛卻不那么明顯,像他的老邁一樣遲鈍。接待處處長急匆匆地趕到,臉上的懇切是一種夸張的親熱。

          劉老,抱歉,讓您久等了。

          劉子楓語焉不詳地揮了一下手。他捕捉得到接待處處長笑容后面的一絲絲敷衍,卻不想計較。他現在已經不計較任何事情了,也沒精力計較。他的精力只夠讓自己做好這一件事情。

          也許,還做不好,因為時間已經不夠了。

          他總覺得父親劉典禮,就在不遠的什么地方,隔著一層淡淡的云霧,在看著他。還是那張胖臉,還是那種憂愁,只是盼望已經淡了。讓父子倆痛徹心扉的,是那仿佛再也捕捉不到的夢境了。

          第一章在檔案上了

          解放軍的大炮在半夜的時候才慢慢停了。城市的夜晚仍然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劉典禮在天將明的時候被疤臉從小綠梅的緞子被里搖醒,驚出了一身冷汗。小綠梅也醒了,白皙的胳膊從輕軟的被子里滑出來,落入疤臉的眼睛。她低低地驚叫了一聲,仿佛是職業化的嬌嗔,并在疤臉垂下眼瞼的同時急忙把自己裹緊。

          解放軍已經進城了。疤臉說。劉典禮正在提鞋的手停了一下,緩緩抬頭,有點兒茫然地看著疤臉。他這時才發現疤臉竟然穿著一身解放軍的衣服,那衣服顯然來歷不明,而且臟得很,胸口還有暗紅的血跡。他把目光挪到疤臉的臉上,發現那條原本很明顯的蚯蚓狀的疤痕,已經湮沒在亂蓬蓬的胡須和疲憊的沮喪里。疤臉的這種狀態,讓劉典禮感到不寒而栗。疤臉從沒有過這樣的頹態。換了朝廷的危機感,此時才真正地在劉典禮的心里掀起了波瀾。一小時前,剛從躲大炮的桌子底下鉆出來,翻身騎到小綠梅肚皮上時,他其實還揚揚得意地宣布過:共產黨,國民黨,他們打他們的仗,我當我的艷春堂堂主。

          劉典禮停止了穿鞋的動作,把兩只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沉聲問,你是不是要走?

          疤臉不看劉典禮,低頭揉搓著身上的解放軍制服。他顯然對這身衣服很反感,卻又無可奈何。他揉衣服的動作落到了劉典禮眼里,劉典禮突然就知道了自己的問話是多余的。

          你走了,我怎么辦?

          疤臉懶洋洋地抬了一下頭,什么也別做,什么也別說。

          一股冷氣從劉典禮的后背升起,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和慌亂。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他憤怒地說,自己也聽出自己的嗓音有些顫抖。小綠梅的身子在被窩里動了一下,引得疤臉的目光迅速尖銳了。劉典禮發現,這家伙此刻其實比自己還要緊張。他能在這個時候來通報自己一聲,已經是很夠意思了。大概,他的那些同伴,這會兒已經像兔子一樣地逃竄出城了。疤臉是這座小城的組織負責人,他臉上的疤是當年日本人的刺刀留下的,曾經是他的榮耀,標志了他的冷酷,也象征了他在組織內的說一不二。在解放軍進城的腳步聲中,他能想到劉典禮,冒險趕來一見,這讓劉典禮的怒氣實在無處發泄。他重重地哼了一聲,心情混亂得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和做什么,兩只手緊緊扣住了自己的膝蓋骨,那雙小巧的繡花鞋在視線里化成一片蔥郁的迷茫,只像是風雨中飄搖的小船。

          疤臉的目光停滯在小綠梅的繡花緞被上,凹凸有致的身形在被子下面似乎更具誘惑。但疤臉此刻當然對女人沒有興趣,他的眼神里是另一種意味深長。

          你有家有口,不用怕。再說,共產黨長不了的。

          劉典禮想說未必,但沒說出口。他其實一直是有些怕這個疤臉的,這個人殺人不眨眼。曾經有個手下,想打退堂鼓,帶了媳婦,企圖悄悄一走了之,卻被疤臉堵在渡口綁了,當著女人的面裝進麻袋扔進了大江。所以,劉典禮只能又哼了一聲,虛弱地表達著自己的不滿。疤臉聽出了他的情緒,竟然笑了一下,說,放心,共產黨一垮,我會馬上回來找你。你在我們的檔案上了,黨國不會忘了你的。

          疤臉的眼睛再一次掠過床上的緞被,如此美妾,家中還有賢妻,你又怎能舍得一走了之呢?

          窗外已經有了微微的亮色。淡綠色的紗窗簾在晨光里有了活力,仿佛山林里的枝葉,開始輕輕地搖擺。桌子上的自鳴鐘“當”地響了一聲,把屋子里的人都嚇了一跳。劉典禮的目光和疤臉一碰,兩個人都回過頭去,彼此都知道語言的乏力。我該走了,不然,出不了城。疤臉說。語氣里有了真正的急躁。

          劉典禮長嘆一聲,明白再說什么也是枉然。他把疤臉送出房門,艷春堂里還是一片寂靜,男男女女們還在醉生夢死里沉睡著。疤臉手扶樓梯欄桿,俯視著天井,石板地上的魚缸里,已經映出天光的倒影了。

          疤臉突然就回過頭來,一把抓住劉典禮的胳膊,急急地說,老劉,你知道,老子當年殺鬼子,真是不含糊的,可現在……為什么?為什么?

          疤臉的語氣里有一種深深的沉痛。這對于他這樣一個魔鬼來說,真的是罕見。劉典禮無語。疤臉也就不再說了,沉沉地愣了一會兒,便一步一步地下樓去了。劉典禮看著他消失在門洞里。接著,聽見他開門,關門。院子里仍然是一片死一般的靜。艷春堂這種地方,不到日上三竿是不會有人起床的。

          天亮之后,當劉典禮趕回家的時候,十歲的男孩兒劉子楓正在房門口刷牙,他用驚異而又有幾分陌生的目光,打量著匆匆進門的父親。劉典禮用禮帽低低地壓著眉毛,那張白凈的胖臉,便在早晨的陽光里有了一種陰陽不定的感覺。他仿佛很累,進門便沉重地坐下,下意識地擺弄了一下桌子上的書籍。書是《三國演義》,他這幾日正在看著的,每天翻兩三頁,有一搭無一搭的樣子。他用一張金圓券做書簽,那張鈔票就隨意地夾在書頁之間。坐在墻角的女人沒說話,只是看著他進來。

          劉典禮和妻子平日常常是處在一種冷漠的敵視狀態,就連劉子楓也早已習慣了。但是今天,劉典禮感覺自己和妻子的相對沉默里卻多了一種恐慌和無助。他偶然抬頭,在相碰的眼神里便看到一種可憐的乞求。他愣一愣,便用嘆氣來表達了對女人的安慰。劉子楓漱完口了,站在門口冷靜地看著父母。劉典禮也看兒子,很奇怪這小子的鎮定和冷淡,他早發現這孩子與眾不同,比如他總是愛窺視那些許多人根本不注意的事情。街對面理發店里的羅師傅,每逢給顧客剃光頭之前,總要一再地擤鼻涕。劉子楓便會很認真地盯著,好像在暗暗數著羅師傅擤鼻涕的次數,并樂此不疲。劉典禮常想,這小子是不是有毛病。

          在劉典禮后來雜亂的記憶中,炮聲在后半夜一停,全城就是死一般的寂靜了。在寂靜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國民黨跑了,共產黨來了,疤臉在臨逃跑前來找過自己。后來,他推開小綠梅的懷抱,離開艷春堂,邁過一個個躺在街頭酣睡的解放軍戰士,在晨光中戰戰兢兢地回到家里。

          那種壯觀的景色,真的讓劉典禮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震撼。看來已是天下在握的共產黨人,在每座到手的城市都執行著秋毫無犯的紀律。成排躺臥在晨露中的解放軍戰士,讓精明而又怯懦的小城居民好像看到了一絲希望。

          坐在桌前,手撫摸著那本《三國演義》,劉典禮覺得眼前的生活比三國的搏殺還要驚心動魄。躺臥在街頭的棒小伙子們,像秋季剛剛收割的莊稼垛,蒸發著一股熱騰騰的氣息,是一種孕育著生命活力的味道,強烈,霸道,帶著一股殺氣。他們帶給劉典禮的震撼久久揮之不去。一家人就在這樣的混亂中長時間地沉默著,不知道應該做點兒什么。十歲的男孩兒劉子楓從昨晚就沒吃東西,現在他肯定感到了饑餓,也沒敢說。就在這樣的寂靜中,時間一分一秒地挨過去了。有市井的各種聲響遠遠傳來,卻是不真實的空靈感。

          劉子楓心里當然明白,父親是從艷春堂回來的。在解放軍攻城的炮聲里,他仍然在摟著小綠梅快活。這讓十歲的劉子楓對父親有了一種仇恨。饑餓的劉子楓斜視父親,把牙咬得咯咯響。

          許多年之后,父親在劉子楓心目中仍然面目清晰。他有那么多的壞毛病,耍錢,吸大煙,打架動刀子,在艷春堂安置著另一個家。但他又那么地有趣,會唱國劇,會彈月琴,經常在小城的晚報上發表詩詞。他會扎紙人紙馬,糊的走馬燈滴溜轉。他把祖輩傳下來的茶館經營得順風順水,還常常騎著他的白走馬招搖過市。在這座小小的城市里,茶館老板劉典禮絕對是個人物。

          我放心不下茶館。劉典禮說著,起身要出門。劉子楓愣一愣,把思緒從不愉快的往事中拉回來,聽見母親低聲說,別去了。盡管這對夫妻總是針鋒相對,但這會兒父親畢竟是給母親壯膽的靠山。

          劉典禮說,哪能不去,萬一要挨了炮,怎么辦?

          若挨了炮,現在去也晚了。妻子說著,語氣又冷下來,你早就應該睡到店里守著,別鉆那狐貍窩。

          你這娘們兒,又要找揍是吧?劉典禮的眉毛立了起來。喝斥老婆的同時,他瞟了兒子一眼。他當然知道兒子劉子楓在一旁攢著眉,他也猜測得到兒子對他的仇恨始于那次在戲園門口的偶遇。劉典禮是江湖上混的,他當然洞悉兒子劉子楓的心態。

          他知道劉子楓見過小綠梅之后會發現她遠比自己的母親漂亮。沒錯,妓女總是要比良家婦女漂亮的。她們輕施粉黛,她們穿高開衩的旗袍,她們還會竊竊地笑,不像家庭婦女們那樣,要笑就咧著大嘴。小綠梅似乎要更漂亮一些,那是因為她的瘦小,她是那種纖細而凹凸有致的體形。她有一雙細長的媚眼,和她的身材很匹配。她笑的時候沒有聲音,只是媚眼更細了,看不到她的眼珠。

          那天劉子楓在大街上撞見父親和小綠梅,劉典禮正攬著小綠梅的腰,從戲園子出來,和劉子楓走了個對臉兒。做父親的絲毫沒有尷尬,揪過劉子楓給小綠梅介紹,我兒子。

          劉子楓記得,小綠梅的眼珠湮沒在笑容里,她隨手從小包里掏出一張鈔票,給了劉子楓。劉子楓不想接,劉典禮說,拿著,別給臉不要臉。

          劉子楓看著父親和依偎在父親身邊的女人消失在人群里,手里的鈔票攥成了一團。從那天起,父子沒有再說過話。

          劉典禮看著兒子,想著應該說點兒什么,但終于沒有說。混亂的局勢仍然攪擾著他的心,他一時想不出該對兒子表達些什么。想了想,索性走出門去。

          太陽已經高高地懸在了天上,陽光暖融融的,讓劉典禮瞇起了眼睛。炮聲不再響,城市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斜對面的裁縫鋪已經開門,謝裁縫正在往門上掛幌子,幌子上“上海旗袍技藝精湛”八個黑字已褪了色,灰灰的沒有精神。理發店的羅師傅已經開始工作了,仰在理發椅上的是賣肉的小葛屠戶,是當年被日本鬼子槍斃的老葛屠戶的兒子。在劉典禮看來,他那油亮的大光腦袋實在沒有進理發店的必要。賣餛飩的北方佬也出攤了,但是小心翼翼地把攤子擺在了巷子口,探出頭來小聲吆喝著。劉典禮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劉典禮一眼。身后,卻響起妻子沉痛的聲音——

          就知道鬼混,國民黨混,共產黨也混,也沒見混出個人樣子!

          劉典禮停了一下腳步,不禁怒火中燒。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一分PK拾 www.ph581.com:庆元县| www.lgtopc.com:赞皇县| www.wynnwords.com:广水市| www.cs98ktv.com:荥阳市| www.m8986.com:兰坪|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沂水县| www.altahrirtv.com:克山县| www.xlodz.com:开远市| www.bentamotzberri.com:杭州市| www.headsickpinups.com:光泽县| www.ptlins.com:永川市| www.ipadwallpaperhd.com:凯里市| www.hychq.com:东源县| www.lakehousemitchell.com:黔东| www.wphammer.com:偏关县| www.yes6688.com:巫山县| www.beamourhair.com:开原市| www.acmap2019.com:乌兰浩特市| www.774006.com:确山县| www.creativegroupbd.com:久治县| www.forum-hosting.com:揭东县| www.iptb.org:东乌| www.yxnxs.com:武安市| www.shahnawazenterprises.com:云安县| www.yfzs0615.com:德阳市| www.battleison.com:于田县| www.uckkimya.com:固阳县| www.pebbapps.com:丰县| www.ty3399.com:舟山市| www.expressdomestic.net:邵阳市| www.rubinsteintaybi.org:孝义市| www.domrestaurante.com:绥化市| www.mastersengenharia.com:永年县| www.bac3d.com:小金县| www.trsnspls.com:菏泽市| www.pinksterfeest.org:绥中县| www.qgxystw.com:延安市| www.javadshadkam.com:新化县| www.flowernames.net:二手房| www.ox6o.com:泰安市| www.giggiblu.com:铜山县| www.coulsounds.com:福泉市| www.zzxccz.com:泰安市| www.mflqx.com:蒙自县| www.klifang.com:上犹县| www.china-3f.com:遵义县| www.02art.com:洛浦县| www.flksk.cn:嘉义市| www.mkhew.com:普陀区| www.canproimmigration.com:宜昌市| www.bostonsalist.com:高唐县| www.p5539.com:西乌珠穆沁旗| www.hg81456.com:偏关县| www.youb555.com:二手房| www.212brands.com:普兰县| www.caesgatos.com:云霄县| www.freetrafficx.com:和顺县| www.electricmassagechair.org:博野县| www.alrashidtravels.com:耿马| www.aumetrodeslilas.com:东方市| www.carahedgepeth.com:咸宁市| www.victorhugor.com:东光县| www.cccmlogistics.com:金川县| www.conventionavenue.com:庆云县| www.ift-expertise.com:云南省| www.qideyan.com:庆城县| www.aaagascalculator.com:万年县| www.resediservice.com:余庆县| www.s-program.com:察哈| www.artearredofiorita.com:乾安县| www.jlkyp.com:花莲市| www.bzslc.com:屏东县| www.bentamotzberri.com:巴马| www.mystiquesppo.com:泾川县| www.xpresspropane2u.com:芒康县| www.katherineboliek.com:长寿区| www.1288ddz.com:台安县| www.982610.com:华宁县| www.mj95988.com:宜黄县| www.house-of-jorob.com:芮城县| www.beijingxinxin.com:陆良县| www.723421.com:天台县| www.imitrexinfo.org:三原县| www.kundol-ng.com:务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