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jn63"></b>

    1. <rp id="ljn63"></rp><rt id="ljn63"><meter id="ljn63"><p id="ljn63"></p></meter></rt>
    2.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tt id="ljn63"></tt>
    3. <tt id="ljn63"></tt>
          <rp id="ljn63"><menuitem id="ljn63"></menuitem></rp><cite id="ljn63"><pre id="ljn63"></pre></cite>
          <b id="ljn63"></b>
        1. <rt id="ljn63"></rt>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人物紀實

          護佑羌塘

          來源:中國刑警 作者:沈雪

            銀光閃爍的雪山,深藍的湖水,蜿蜒彎曲的河流,綠色的草場,成群的野生動物,世代生息著的逐水草而居的藏族游牧民……這里是世界屋脊的藏北高原,藏語稱“羌塘”。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內陸湖區,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

            藏民們相信萬物有靈。如果有人殘害羌塘的生靈,一定會受到神靈的懲罰。

            扎西,就是羌塘這片土地上的百姓心中如神靈般的護佑者。他現年54歲,黑黑的,是西藏那曲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正科級偵查員。

            一、高山擒魔

            “我一定要抓到他!”偵查員扎西看完案卷,猛地一拳砸在桌上,驚得喝水杯都跳了起來。案卷中那一樁樁罪行,簡直令人發指。

            色林措是藏北草原上僅次于納木錯的咸水湖,意為色林魔鬼湖。據傳色林是以前居住在拉薩西面堆龍德慶的大魔鬼,他每天要吞噬千萬生靈,包括人和所有的禽獸,對他的淫威誰都束手無策。在一陣雷雨過后,一路降妖除魔的蓮花大師終于找到了色林。色林被追得逃到崗尼羌塘南面的那個浩瀚混濁的大湖里。蓮花大師下令,色林永遠不得離開此湖,只得在湖中虔誠懺悔。由于色林虔誠懺悔,湖水一天天變得清澈起來,最后明凈如鏡。

            格珠小時候,阿媽經常給她講蓮花大師降魔的故事。蓮花大師長什么樣?格珠好奇地問阿媽。

            黑黑的,一臉威嚴……阿媽回答。

            有一天,格珠正在放牧,從遠處草原上策馬過來一名男子。不知怎的,她全身突然泛起了一層寒意,一種不祥之感涌上她的心頭。

            男子40有余,身材高大,一臉兇相。他來到牦牛群邊,從身上取出一把明晃晃的藏刀,繞牦牛轉了一圈后,指著其中兩頭肥壯的牦牛說:“這兩頭我要了。”

            “阿爸!”格珠嚇壞了,轉身就往家里跑。阿爸聞聲走出帳篷,一見來人,嚇得直哆嗦。

            此人便是整個藏北草原無惡不作的粗多。他趕人家的牦牛,沒人敢不同意,更不敢反抗。有時,他嫌趕牛麻煩,揮刀就將牦牛宰殺掉,牦牛還呼哧呼哧掙扎著喘氣,他便殘忍地剮下想要的那塊肉揚長而去。

            “粗爺,饒了我們吧,那幾頭牦牛,我們就靠它們生活呢。”格珠阿爸連忙求情。

            “那行,我不要牦牛,把你姑娘給我當媳婦。”粗多說畢,乜著眼朝格珠瞅了瞅,眼里透出一股淫光。

            “粗爺,使不得,閨女還小,請放過俺閨女。”父親急得臉色煞白。

            “呵呵,這小女子挺嬌嫩的,爺算是看上了。”粗多跳下馬,手里晃著明晃晃的刀,一臉的淫邪,朝格珠走過來。

            格珠驚恐地朝后退著。聽到聲音趕來的阿媽連忙把格珠摟在懷里。

            藏民們都知道粗多犯下的惡行,他的老婆都是他持槍搶來的。有一次,他看上了一牧民家的女兒,其母親出來阻攔,粗多用隨身攜帶的獵槍將她打傷后,強行將女孩擄走。他還霸占過幾個牧民的妻子或女兒。

            格珠才16歲,之前聽聞過粗多這個魔鬼般的名字,但沒見過本人,此時已被嚇得瑟瑟發抖。

            粗多猛地推開她阿媽,擄起格珠便往帳篷里去。

            “粗爺,求求你放了她!”阿爸呼天搶地,一把抱住粗多的腿,卻被粗多一腳踹在地上。阿爸長號一聲,暈倒在地。

            “閨女呀!”阿媽撕心裂肺地哭喊著。

            可在這無垠的牧區,地廣人稀,很遠見不著一個人影,任憑他們怎么呼喊,都沒人能幫他們擺脫惡魔的侵害。

            粗多走出帳篷,轉身牽過馬,把格珠擄到馬背上,策馬而去。那是2003年4月。

            粗多居住的索縣,隸屬于西藏那曲地區,是藏北高原與藏東高山峽谷的接合部,地處怒江上游的索曲河流域,與昌都及周邊多縣接壤,地勢西北高,東南低,在羌塘大湖盆區屬較特殊的地形。

            粗多原本也是趕著一大群牦牛放牧的主兒,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四十余年,對這兒的地形和氣候了如指掌。一米八幾的粗多,身材魁梧,性情兇戾。

            有一次他在山里閑轉,看到一戶人家剛挖回來一筐蟲草,便伸手去搶,遭到了拒絕。惱怒的粗多將村民推搡倒地,正要施暴,村民的家人出來將他團團圍住。

            “等著瞧!”粗多丟下一句狠話,策馬而去。

            第二天,粗多再次出現在村民家門口,身上一把長長的藏刀在晃蕩著。

            女主人一看,嚇得趕緊縮了回去。沒多久,她便將那筐蟲草輕輕放到了門邊。

            粗多用刀把筐挑起來繞了一圈,筐里的蟲草撒了一地。他獰笑著,將腳踩在散落的蟲草上旋轉著……

            半晌,他沒有要離開的樣子。

            男主人只好怯怯地走到屋外。原本身材高大的他因為畏懼,身子自然矮了半截,說:“粗爺,家里沒其他可以給你的東西了。”

            粗多用明晃晃的藏刀將男主人雙手合十的手掌劃了一道口子,鮮血一滴滴地流到了草地上。

            “這刀夠鋒利的,不知抹一下脖子會怎樣?你老婆和孩子的脖子估計要嫩一些。”他朝男主人的脖子上比畫了一下。

            “粗爺,求你別傷害他們,你需要我做什么,盡管吩咐。”男主人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哈哈哈,終于開竅了。以后就跟著爺干,爺給你吃香的喝辣的。”粗多放肆地大笑起來。

            男主人不敢吱聲,只能服從他,從此成了任他調遣協助他強取豪奪的幫兇。

            如出一轍,粗多又脅迫拉攏了另四名年輕力壯的村民加入他的圈子,形成了臭名昭著的黑惡勢力團伙,稱霸一方。

            很快,粗多的身上配齊了隨身攜帶的裝備:一支小口徑步槍、一支短獵槍,還有睡覺都放在枕邊的四把長長的藏刀。

            2002年5月的一天,色章鄉某村委會召開村民大會,粗多帶著他的弟兄氣勢洶洶出場了。

            他早看不慣這個村委會的存在,他得讓大家知道,他才是這片土地上的主,以后大家得聽他的。

            平時對他的暴行就十分反感的村民出來阻撓他。

            沒想到,粗多抬起手中的槍便扣響了扳機。包括村長弟弟在內的兩個村民倒下了。

            “聽著,以后大家得聽我的。我是這兒的主。”他揚了揚手中的槍,特意指向村長晃了晃,然后帶著弟兄揚長而去。

            粗多團伙槍殺無辜村民、強奸婦女、搶劫牦牛、敲詐勒索、非法拘禁等橫行鄉里的暴行,在整個西藏自治區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自治區黨委政府和那曲地委、行署及公安處黨委震怒了。2004年“5·11”專案組正式成立。專案組從地區公安處、武警支隊和索縣公安局抽調了二十名精干力量。扎西便是該專案組的主要業務骨干,承擔了調查取證、案件偵辦、組織抓捕等環節的重要工作。

            扎西的家在日喀則。15歲那年,他當兵入伍,到索縣武警縣中隊當了四年武警。19歲那年,那曲地區公安局因工作需要,到武警支隊特招了四名戰士,扎西因身體強壯和個人綜合素質較好,被招到刑偵支隊當了警犬馴導員。八年后,他成了刑偵支隊一名偵查業務骨干,辦理過許多大案要案,親手抓獲犯罪嫌疑人達二百余名,多次立功受獎。

            粗多居住的地方在索縣的色章及毗鄰的拉美鄉一帶,屬索縣西北地段,高山峽谷,溝壑縱橫,河流交錯,地形復雜。一座座高山像波瀾起伏的曲線,山與山之間隔著深深的峽谷。有的谷底海拔僅一千米左右,但山頂海拔卻能達到五千米以上。山多路險,氣候十分惡劣。一年中,居住在山里的牧民們能與外界聯絡的時間,一般只有一個月左右。那一個月里,牧民們會翻山越嶺,趕上他們賴以生存的牦牛,到縣城或其他有商店的地方,換取可備一年所需的鹽、青稞、衣物等儲備物資。過了那個黃金時段,大雪便封住了進山的路,牧民們只能窩在山里,基本上走不出那一座座綿延起伏的大山。

            罪行累累的粗多,就是依仗這里惡劣的自然地形和氣候環境,躲過了索縣公安局的一次次抓捕。

            5月份,還沒到進出山的季節,要想抓到粗多,必須打破常規,另擇路線,翻越無人翻越的山,走無人走過的路。專案組成立后整整半個多月,扎西和專案組的同志幾次翻高山,越溝壑,查勘地形,規劃行走路線,繪制詳細地標,為進山抓捕做積極的準備。因粗多身上有武器,必須制訂一套周密的抓捕方案。

            這是一次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的抓捕。半個月后,這支由二十人組成的裝備精良的特別行動抓捕組,從索縣公安局秘密出發了。組長由那曲地區公安局任副處長的援藏干部李建民擔任,副組長是索縣公安局局長大扎西,組員有十名武警戰士,生于斯長于斯的扎西自然是隊伍的主心骨。

            路特別難走,從索縣到色章鄉的車程,就耗去了整整一天。再從鄉里徒步出發,翻山越嶺過溝壑,行動組馬不停蹄,按預定時間路線往前趕。

            在翻越最高的那座山峰時,已經是出發后的第三天下午了。

            一步、一步……

            風雪裹挾著細小的冰凌,狠狠地抽打在扎西和特別行動抓捕組成員的臉上,像一刀一刀剮肉般疼痛。

            他們每向前邁出一步,氣溫就像降了一度,空氣中能夠呼吸的氧氣越來越少。

            頭痛、喘氣、無力……

            高反在強烈地折騰著每一名隊員。

            “我實在走不動了。”有人幾乎是帶著哭腔央求。走在扎西身后的兩名戰士痛苦地抱著頭,身體直往下滑。

            “要么走,要么死在這兒。”扎西回過頭,十分干脆地告誡他們。

            扎西對這里的每一寸土地,刮過的每一陣風的風向,都幾乎已熟稔于心。在這氣候惡劣的海拔六千多米的高山上,每說一句話,都是在耗體力,甚至耗生命。

            扎西帶著特別行動抓捕組一行二十人,從出發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天晚上了。

            他的身上,除了自己的槍支、彈夾外,還替身后兩名戰士把沖鋒槍、彈夾和防彈衣全扛上了。

            他們走的是沒有路的路,翻越的是沒人翻過的山。

            此刻,大家都喘著粗氣,頂著狂風,在沒膝的雪窩里試著一步步踩穩前行。稍不注意,那被雪覆蓋著的松動的泥石便會滑動,一下子把人拋出去,跌落山谷。

            再難,也要挺下去。扎西心里十分清楚,在這極寒缺氧的山峰上,大家的體力已經一次次超越了身體的極限。

            天黑前如果不翻過去,除了體力透支和嚴重缺氧外,這山上還有更可怕的東西直接威脅著生命,那就是夜晚出來覓食的棕熊、野狼等。

            可這短短的幾百米,卻成了缺氧的兩名戰士無法翻越的屏障。他們的身子再次滑向地面,痛苦地跌坐在雪地上。

            扎西想,不能落下任何一個兄弟,但也不能讓他們用生命去冒險。他心疼而又沉重地看了看他們,知道他們是真走不動了。他轉而環視了一下四周。

            “你們倆,到下面那個避風處待著,等著我們回來。第一,堅決不能睡覺。第二,任何時候,槍不能離手。第三,遭遇野生動物襲擊,一定要用槍保護好自己。”說罷,扎西把替他們背在身上的槍支遞還給了他們。

            “記住,一定要挺住,不能睡覺!”他再次叮囑。

            此刻,山峰上的氣溫是攝氏零下二三十度,一旦睡過去,就可能被凍死,也可能會因缺氧而醒不過來。

            “好!”兩名戰士哽咽著,接過槍支,相互攙扶著向扎西手指的方向走去。

            “我們繼續出發!”白茫茫的雪地里,扎西帶著隊伍幾乎是匍匐著朝幾百米外的山峰一步步爬去。他們必須趕在第二天天亮前到達抓捕地點,大白天容易暴露。

            “跟著,別掉隊。”他們沒敢打開電筒,在雪山上相互攙扶、推拉,有的臺階十來米高,且是絕壁,爬不上去,得迂回繞道上百米。

            風雪交加,狂風嘶鳴。

            此時的粗多,正摟著他霸占來的格珠,沉睡在他搭建的簡陋帳篷里。這帳篷是他在這高山峽谷中為自己設計的第四個藏身之處。

            在這片雪域高原橫行五年之久的粗多做夢也沒有想到,那一座座他認為無人能翻越的山,扎西竟能帶著人翻越。

            根據之前摸排獲取的情況,凌晨時分,特別行動抓捕組已翻過雪峰下到谷底,到達粗多為自己搭建的另三個藏身之處。組長李建民下令突擊抓捕。可粗多不在,只逮住了平時跟著他的另兩名團伙成員。

            就地審訊,兩人交代,粗多帶著他搶來的格珠當晚住在半山腰的帳篷中。

            時間緊迫,組長立即安排特別行動抓捕組朝半山腰急行。到達粗多住的帳篷外時,天剛蒙蒙亮,四周悄無聲息。

            扎西和其美次仁政委輕輕挪到了帳篷的入口處,等待組長下令。其美次仁政委輕輕拽了扎西一下,示意自己在前。扎西則將他擋在了身后,用眼神制止他別亂動。

            一切就緒,組長朝扎西打了一個手勢。只見扎西端著槍,一下子便撩開了門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了炕邊。其美次仁政委緊隨其后。

            當他們的槍口指住粗多的頭時,粗多還沉睡在他的美夢中。作惡多端的他被死死摁在炕上,枕頭邊是他平時隨身攜帶的槍支和刀具。

            “蓮花大師救我來了!”格珠看到黑黑的扎西出現在面前,喃喃地說了一句,眼淚便嘩嘩地流了下來……

            二、啞巴之謎

            “道路迷離,終日暝行,無里程,無地名,無山川風物可記。但滿天黃沙,遍地冰雪而已。”這是湘西王陳渠珍在《艽野塵夢》中描述當年兵退西藏,誤入羌塘地區時九死一生的慘烈旅途。

            2003年6月1日中午,位于羌塘高原的色吾崗根雪山下,驟然響起一陣密集的槍聲。槍聲中,尼瑪縣林業公安派出所民警羅布玉杰倒下了。

            這個季節是藏羚羊的產羔期。母羚有成群產羔的習性,它們會選擇羌塘高原北部的無人區繁育后代,處在生產期的母羚會生長出豐厚的羊絨以護養后代。藏羚羊的羊絨由于輕柔溫暖,是“羊絨之王”,波斯語稱之為“沙圖什”,用它織出來的披肩,在國際市場是奢侈品,價格高達數千美元。一條“沙圖什”女式披肩需要300克至400克羊絨,這意味著要犧牲三只藏羚羊的生命;而一條男式披肩則要五只藏羚羊的羊絨才能織成。1993年,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批準成立羌塘自然保護區。2000年4月,經國務院批準,羌塘自然保護區晉升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面積2980萬公頃。

            6月1日那天中午,民警羅布玉杰他們驅車巡邏至色吾崗根雪山下,與一伙盜獵分子相遇。盜獵分子仗著人多武器精良,瘋狂地朝他們的越野車掃射,子彈穿透了擋風玻璃。而羅布玉杰他們只有一支長步槍。為了掩護戰友,他抱著槍打開車門,跳到有土坎作掩體的土坑里還擊,但不幸被擊中……憤怒的司機次仁頓珠不顧一切打開車門,滾到羅布玉杰身邊,拿過槍將對方火力壓住后,把羅布玉杰背回車里,迅速掉轉車頭撤離。這片無人區,只有荒漠、草原、丘陵、溝壑……沒有通信,沒有人煙,更沒有醫院。戰友們抱著羅布玉杰,不停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可是任他們如何呼喊,羅布玉杰再也沒有睜開他的眼睛。

            羅布玉杰為保護藏羚羊而英勇犧牲,震驚了公安部等國家部委和自治區黨委政府。西藏自治區公安廳牽頭成立專案組立即展開偵查和追捕。

            專案組分三個小分隊,分別由森林公安局、那曲地區公安局、阿里地區公安局抽出精干力量組成。

            扎西為那曲小分隊隊長,他和刑偵支隊的其美次仁帶領五名武警戰士和索縣公安局八名民警,開著三輛北京吉普和一輛備有汽油等物資的東風車,向羌塘深處的無人區出發。

            荒漠、河流、草地、沼澤、流沙、狂風、雨雪……晝夜近四十度的溫差,他們全遇上了。原本晴朗的天,突然狂風大作,雨雪飛舞,風沙夾著雨雪,有時還會夾有雹子。茫茫荒原,辨不清方向,車輛走著走著,會突然陷進沙里。扎西他們只得不時下車,拼盡全身力氣去拉和推。還要特別注意避開危險的沼澤地,過不去的河流、險灘……

            白天還好,一到晚上,氣溫會驟降至零下二三十度。車內空間太小,累極了他們想伸展一下四肢,便下車去支帳篷。入睡時看到滿天的星星在閃爍,到了半夜卻被凍得冰涼,醒過來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突降雨雪,帳篷和全身都已濕透了。

            按預定計劃,扎西他們這一組是去現場查找歹徒逃離的蹤跡。

            走了兩天后,扎西仔細琢磨了起來。

            索縣公安局已到現場勘查過了,證據該固定的已固定,該提取的已提取,可犯罪嫌疑人是活動的,作案后肯定會盡快逃離現場。扎西判斷著。

            那會逃到哪兒呢?

            扎西想,羌塘幾百公里見不到人煙,偷獵者不會輕易涉足這片生命禁區。得改變方向,不能再這樣走下去。

            望著沒有盡頭的荒漠,看著疲憊不堪的戰友們,扎西顯得憂心忡忡。

            出發前,扎西仔細了解過案情,次仁頓珠他們與歹徒交戰前,只看到過一頂放倒的帳篷,沒看到附近有車輛。索縣公安局勘查現場時也未發現有車輛駛過的痕跡。

            沒有交通工具,歹徒是如何進入無人區腹地的呢?

            扎西想到了羌塘高原周邊幾個有人居住的地方。

            他首先想到的,是阿里地區的格吉縣。那兒離案發現場相對較近,當地藏民全從事游牧業。牧民的生活習性是用牦牛馱東西。如果真是當地人作案,他們極有可能趕著牦牛去當運輸工具。

            去格吉!其美次仁聽著扎西的分析,贊同改變方向。在那曲地區公安系統,扎西是刑偵業務骨干,是破案能手,是主心骨,關鍵時候,大家都會聚光到他身上。

            于是,三輛車一齊掉轉車頭,朝格吉所在方位駛去。

            氣候變幻莫測,前方生死未卜。又是三天三夜。車輛陷了無數次,幾名年輕戰士從未見過無人區,因疲憊和絕望哭了好幾次。

            “別怕,有我在呢。”每次見到同事絕望的神情,扎西都會過去拍拍他們肩膀鼓勵道。

            “來,吃肉。”扎西總是把食物讓給同事吃。在高原,燒不開水,在荒原上除了草,連一根枝丫也見不到。扎西他們每次外出,能帶的只有干牦牛肉,還有灌滿水的水壺。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走出來,食物是能省就省。

            五天五夜,他們終于見到了人煙。

            當遠遠地看到了一群牦牛和牧民搭建的帳篷時,大家歡呼了起來。

            扎西松了一口氣,終于活著走了出來。

            接下來,他們就在格吉離羌塘無人區最近的一個鄉里,挨家挨戶調查取證。說是挨家挨戶,其實戶與戶之間有的隔著一座山,有的隔著茫茫大片草原。

            扎西忽然有一種直覺,那群不法分子就在這兒。

            調查進行到第五天時,扎西他們碰到了一個啞巴。

            啞巴從一間低矮的土坯房開門出來,一抬頭看到了全副武裝的扎西他們,一臉驚恐,后退了幾步。

            他想跑,但沒邁開腳步,嘴里“哇哇”地叫著,急于要說什么的樣子。

            扎西朝啞巴招招手,示意他別怕。

            “啊,嗯,嗯……”啞巴遲疑了一下,突然舉起雙手,要投降的樣子。但很快,他便把雙手分開,手指朝上放在頭頂,然后身子前弓,頭朝前俯,囁著嘴,像啃食東西的樣子。

            他這是要表達什么?扎西一行人站在原地,困惑不解。

            “哇,哇……”啞巴見扎西他們沒看懂,急得亂叫。他又把雙手像剛才那樣放在頭上,身子朝前做出跳躍的樣子。

            頭上有角?啃東西?奔跑……難道啞巴比畫的是藏羚羊?扎西朝啞巴點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啞巴開始拉扯自己的衣服,不停地用力往外扯,一邊拉一邊用手指著衣服,然后用手比畫出用刀剮的姿勢。

            衣服,皮?難道是剝皮?啞巴像是知道誰殺了藏羚羊。

            “嗯,嗯……”啞巴又彎下腰,伸開手掌,掌心向下,左右擺動著伸向前。

            沒看懂。

            “啊,哇……”啞巴急得又叫了起來。他又重復了幾遍,見扎西他們領會不到他表達的意思,又用雙手做出扒拉的動作,比畫了十幾下,做出放東西的樣子,然后雙手又一左一右朝中間聚攏。

            那天晚上,扎西整晚都沒有睡著。他翻來覆去想著啞巴的表現和動作。這啞巴肯定是個知情人!

            “走,去找啞巴!找個村里平時能懂啞巴語言的人來幫忙。”第二天不待天亮,扎西就拉上其美次仁直奔啞巴的住處。

            原來啞巴不僅知情,還參與目睹了盜殺藏羚羊的整個過程。他是被村里的盜獵團伙叫去幫忙趕牦牛運輸的。啞巴比畫的動作代表殺了藏羚羊,運輸回來,把皮和頭埋到了村里河邊的沙灘下面。他還帶扎西他們去沙灘挖出了埋藏的皮毛。

            根據啞巴的供述,扎西他們一上午就在村里抓獲了兩名犯罪嫌疑人。另有三人聽到警察抓人的消息,騎馬逃到了山上。那山很高,終年積雪。鄉政府號召所有武裝力量搜山,開展了強大的宣傳攻勢,最終促使三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政府為紀念壯烈犧牲的羅布玉杰,在他生前所在的那曲地區尼瑪縣成立了羅布玉杰管護站。這個管護站是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36個管護站中的一個標準站,有14個管護員,管護站轄區面積500多平方公里,有藏羚羊、藏野驢等20多種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扎西每次到尼瑪縣,都會去羅布玉杰管護站看看,向英雄致敬。

            當看到保護區內一群群奔跑的藏羚羊時,扎西特別欣慰。

            這時候,扎西往往會聯想到那個啞巴,想起他舉在頭上的雙手。

            三、查緝神偷

            有一個名叫塔桑的家伙,被當地人稱作“西藏一號神偷”。

            西藏的民居,在20世紀90年代大部分是土坯搭建的房子,有圍墻砌成的院落,每家每戶都養有狗。可塔桑卻能快速打開別人家的門鎖進屋,準確地尋找到行竊目標位置,掐算出房主離家和回屋的時間。且狗對他十分友好,從不發出叫聲。因為盜竊太多,數目巨大,他被判處死刑,可還差15天就要被執行槍決時,他戴著腳鐐手銬關在禁閉室里竟然打開了鎖,避開監獄層層哨所,越獄跑了。

            全自治區的公安機關、武警部隊立即聯動,布控查緝塔桑。

            塔桑究竟是何許人也?他出生在巴青縣拉西鎮。在當地,他的家族算得上是有名望的,十分富有。可他卻習慣了偷東西。這習慣從十幾歲時就開始了。

            扎西說,偷東西這個習慣,他已經改不了了,除非死亡。

            盜竊罪一般被判死刑的很少,除非涉案金額特別巨大或情節特別惡劣。塔桑被判死刑,是因為他盜竊太多,長期流竄在拉薩、日喀則、那曲和青海的格爾木、玉樹等地區,盜竊蟲草、天珠、珊瑚、黃金首飾、槍支等。

            20世紀90年代,西藏交通十分不便,信息不發達,加上自然環境惡劣險峻,塔桑越獄后,憑著對地形的了解,一溜煙兒躲到山上去了。這一跑就是三年多。

            扎西沒少研究塔桑。

            塔桑懂得開鎖技術,隨身帶有起子之類的撬鎖工具。他會事先觀察,從住戶房屋裝修、戶主衣著等來確定盜竊目標,掌握戶主出行時間,快速作案。他隨身攜帶有干肉之類的食品賄賂戶主看門的狗,偷了東西后從不走原路返回,而是前門進,后院翻墻逃走。他右腳后跟走路是斜的。他的膽子特別大,逃跑期間曾去巴青縣他之前認識的朋友家借錢,那朋友沒借給他,他知道朋友會去報案,就躲在附近,待朋友一出門就把他家給偷了……

            2002年秋天,塔桑來那曲了。那一段時間,那曲的牧區和市里相繼發生了十幾起盜竊案。

            扎西當時正在市里協助破一起保險柜被盜案。聽說連續發生多起盜竊案沒有線索,他立即和時任二警區警長其美次仁去看現場。

            撬鎖進門,翻墻逃離,行竊目標準確,不走重復路線……

            “塔桑干的,他還會繼續作案。”看過現場,扎西十分肯定地說。

            “下一個目標會在哪兒?”其美次仁問。

            “他在那曲肯定有落腳點,回去研究。”兩人回到警區。

            當時那曲市城區常住人口有24萬余人,街道星羅棋布,很不規范,居民住戶基本上是自建的民居,要找到塔桑,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扎西和其美次仁把報案筆錄一一梳理,畫出一張圖,標出被盜住戶地址,制作出一張發案地點分布圖。

            “他應該在這一帶落腳,部署警力重點布控。”扎西用筆指著圈出來的范圍。

            兩人正在商討,報警電話響了。醫藥公司一個經理家剛剛被盜。

            扎西和其美次仁趕緊起身,帶上警區五名民警,沒有直接去現場,而是去了他們兩人商定要實施布控的地段。那是那曲鎮一條相對偏僻狹窄的巷子。

            還真遇上了。來人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右腳走路有點兒斜。

            扎西早看過塔桑的照片,熟知他的長相和走路姿勢。

            塔桑剛把盜得的東西放到他臨時租住的那間民居,正洋洋得意準備出去逛逛,一出門便遇上了扎西他們。

            見是警察,他轉身撒腿就跑。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上,劇烈跑動是要命的,但那也得跑喲。脫逃三年,他不就是一次次不要命地跑才逃掉的嗎?

            這次不能再讓他跑掉了。扎西他們拔腿就追,邊追邊鳴槍警告。一百米、兩百米……

            塔桑沒能跑過扎西。脫逃三年多的塔桑最終讓扎西給抓住了。

            被抓住的塔桑,一股腦兒把他脫逃三年多又重操舊業實施的盜竊,一樁樁全交代了個干干凈凈。

            扎西問他,為什么偷?

            他反問,我不偷我干什么?

            他想逃跑的念頭,跟偷東西一樣,似乎也無法改變。

            扎西說,塔桑被關進那曲看守所后又故技重演,弄壞了腳鐐手銬的鎖,正要跑便被發現阻止了。

            看守所民警趕緊把他連同案卷送往拉薩看守所。到拉薩看守所履行交接手續,剛把他從車上押下來,他又演了一出貓捉老鼠游戲,戴著手銬沒命地狂奔,最終被拽了回來。

            因抓獲塔桑有功,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專門給那曲地區公安處發了賀電,扎西榮立三等功一次。

            塔桑脫逃了三年多,由于法律修改和調整,原來被判死刑的他最終被判了死緩,后來減刑,在2014年出獄。

            “他改不了啦!”扎西說。

            果然,出獄后的塔桑仍不思悔改,又重操舊業。

            2016年他在巴青縣盜竊了價值二百多萬元的蟲草,被巴青縣公安局抓獲。審訊時,他看到審他的是年輕民警,謊稱口渴,要民警給他買瓶礦泉水喝。

            年輕民警沒經驗,不知道面對的是有著超強逃跑本領的“西藏一號神偷”,便真的幫他買水去了。

            極短時間內,塔桑又弄壞手銬跑了。沒多久他竄至青海玉樹作案,被玉樹警方抓獲判了十三年,現仍在監獄里服刑。

            扎西深有感觸地說,塔桑偷了幾十年,蹲監獄又蹲了幾十年,他已經老了,我也快退休了,真希望他這次出獄后,金盆洗手,不再干了。

            扎西說話時,一臉的真誠。現在老百姓的生活條件多好啊,他應該認真懺悔,改過自新,好好享受平安幸福生活的滋味。

            四、扎西的天空

            那曲沒有風的7、8月份,扎西常常去大草原的山丘下。那兒有石頭堆砌的懸著七彩的經幡臺。

            扎西常常坐在那兒,凝神仰望天空。天空離地面是如此的近,近得一伸手便可以摘下飄過的云朵。

            扎西常常回憶起剛工作時的艱苦日子。

            那時候那曲全是土路,甚至沒有路。四周全是草原,沒有樹,一棵都沒有。下雪的時候,一片白茫茫,沒有可以辨識的標志,經常走著走著就迷路了。迷路了,找不著返回的方向,雪和大風很快掃平了走過的痕跡。那曲最主要的交通要道,就是過境的青藏公路。可有時等一天也等不來一輛貨車。如果是冬季,完全是人跡罕至。去一趟西寧,要花上整整一周時間。

            現在條件變好嘍,有火車,還有很多來旅游的人。扎西不由自主地感慨道。

            刑偵支隊也從原來的十來個人,發展到現在已經有三十余人了。公安局配有很多車輛,大部分是越野車。

            那曲辦一起案子的成本很大。扎西說,有一次嘎木鄉死了一個人,要勘查現場和檢驗尸體。現場在山峰溝壑地段,又恰逢冬季刮風下雪,他們在狂風暴雪中走了兩天還是到達不了現場。沒辦法,受害者親屬只好翻山用人工把遺體運送過來。遺體凍得跟石頭一樣,無法解剖,他們就去牧民家燒雪水化解。檢驗完畢,法醫戴的塑膠手套卻跟手凍在一起了,無法摘下來,手指也凍得彎不了,縫不上針了,只得讓旁邊的同事幫忙縫。

            在那曲出差或出現場,千萬別帶水,水會被凍成冰,喝不了。如果口渴了,就抓雪來吃。扎西說,早些年如果生病了,去衛生院看病,如要輸液,得燒水把輸液瓶燙熱了才能進行。

            那些年取暖,只有燒牛糞。辦公室也燒牛糞,還給民警發牛糞,算是福利。扎西比畫著那時候辦公室的樣子。那曲的房屋都是低矮的土坯房,砌有圍墻。因風太大,冒出的煙時常順著煙筒倒回屋內,熏得眼都睜不開。每個人身上包括煮的飯菜里,都是濃濃的牛糞味道。

            現在好了,有空調,有暖氣,還蓋了高樓。政府統一規劃,整個那曲地區要建新城。那曲會越來越漂亮嘍。扎西的眼睛里充滿向往。

            早些年那曲的治安狀況不好,傷害、殺人案件特別突出。那時候沒有禁管制刀具,很多藏民身上都佩有藏刀,稍有矛盾,便傷人、殺人。公安局幾乎每天都加班,沒日沒夜的。現在人員多了,辦公條件也好嘍,重大案件尤其是命案也少了,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扎西感到十分欣慰。

            扎西很黑,是那種具有高原色的黑。8月,在內地是酷暑季節,但在那曲最高氣溫也就二十度左右。這個季節,是扎西一年中穿衣服最少的時候。不著警服時,扎西最喜歡穿一件黑色運動外套,里面是一件純白色T恤,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精神。

            好得很。這是扎西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很”字的發音,說得很重。扎西的牙齒很白,但他不太喜歡笑,總是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扎西是屬于藏北高原的。扎西的天空純凈而一塵不染。

            黑黑的扎西,在藍藍的天空下,在明亮的陽光里,身影是那么地堅定和高大。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一分PK拾 www.maitmall.com:台北市| www.waerdi.com:舒城县| www.ltbzz.com:永寿县| www.stokistgreenworld.com:苏州市| www.hyrscg.net:乐清市| www.ebikemoto.com:兴化市| www.sparroboter.com:巴林右旗| www.rphstc.com:布尔津县| www.ltbzz.com:遵义县| www.katepattison.com:茶陵县| www.py556.com:武强县| www.hirdavatciyiz.com:沁水县| www.bahqb.cn:滨海县| www.aolcoaches.com:麻城市| www.iandrgroup.com:嘉峪关市| www.bmwholding.com:民县| www.475375.com:海盐县| www.itao321.com:文成县| www.wwwbc250.com:和平县| www.nebraskaairshow.com:依兰县| www.im-mould.com:吴桥县| www.smgtunes.com:海伦市| www.bilellotraslochi.com:嵊泗县| www.kinghgw.com:洪洞县| www.fb662.com:耿马| www.loupanvip.com:柞水县| www.unitylinx.com:丹巴县| www.xfkqf.com:河南省| www.tuestate.com:铁岭市| www.supplementstestosterone.com:高邑县| www.39daiyun.com:墨竹工卡县| www.wfzfcn.com:诸城市| www.asrgame.com:林周县| www.i-infidelity.com:阜宁县| www.hashtagluzit.com:汉源县| www.changdaoresort.com:安福县| www.drugs-rx.com:隆回县| www.cindymcelroy.com:三原县| www.maluna-lighting.com:林甸县| www.unitylinx.com:嘉兴市| www.shyanggang.com:富锦市| www.jobsheying.com:万荣县| www.zainvista.com:通山县| www.bjyxyrw.com:安远县| www.wrennak.com:靖宇县| www.value-jp.com:白沙| www.sxshangle.com:天等县| www.wi-fisys.com:萝北县| www.wisconsingaynews.com:车险| www.chadathaihouse.com:那曲县| www.glitznglow.com:闽侯县| www.wfzfcn.com:开平市| www.dsl-miami.com:五台县| www.fapuc.com:文成县| www.aidu49.com:金乡县| www.lyhszp.com:徐水县| www.caimenhu.com:连江县| www.nokian97blog.com:翁源县| www.uuxer.com:高陵县| www.cleitonschaefer.com:葵青区| www.hayatatutun.com:柳河县| www.galbia.com:邮箱| www.changsha8.com:墨脱县| www.n6989.com:都匀市| www.advancedperformers.com:黄大仙区| www.npathfinder.com:循化| www.myearnedincome.com:濮阳县| www.zcfpw.cn:莱州市| www.bloghomedepot.com:夏津县| www.ircdzone.net:土默特左旗| www.sutibao.com:久治县| www.dongfanghuojia.com:永济市| www.gangesfruit.com:黔西| www.andreacurryyoga.com:旺苍县| www.ramadawg.com:中西区| www.cv62.com:云安县| www.lebronsoldiershoes.com:托克托县| www.za1953.com:宝丰县| www.grandgreen-energy.com:英吉沙县| www.wed-direct.com:连云港市| www.0530gr.com:鄢陵县| www.gerakansehat.com:海南省| www.baijiale55.com:八宿县| www.bgesystems.com:宜宾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