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jn63"></b>

    1. <rp id="ljn63"></rp><rt id="ljn63"><meter id="ljn63"><p id="ljn63"></p></meter></rt>
    2.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tt id="ljn63"></tt>
    3. <tt id="ljn63"></tt>
          <rp id="ljn63"><menuitem id="ljn63"></menuitem></rp><cite id="ljn63"><pre id="ljn63"></pre></cite>
          <b id="ljn63"></b>
        1. <rt id="ljn63"></rt>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追火車的人

          來源:新疆鐵警在線 作者:郭學良

          太陽穿過白楊樹,微風吹來,白楊樹樹葉嘩嘩作響。遠處,艾克拜爾趕著羊群,夕陽余暉下,艾克拜爾格外的放松。不遠處隱隱約約之間火車一聲淡淡的鳴笛絲毫沒有影響正在吃草羊羔的注意,艾克拜爾慢慢揮著鞭子,跟在羊群的后面。

          “艾克拜爾!艾克拜爾!”有人正在喊,聲音越來越大,聽得更清楚的時候,這聲音是古麗。

          古麗跑著向艾克拜爾揮手。艾克拜爾滿臉的疑惑“怎么了”古麗哭著說“鄰居亞爾的母親剛才告訴我,說亞爾哭著回家,說是艾克被火車帶走了。”艾克拜爾疑惑反問道“什么?火車?”,妻子狠狠的點頭。瞬間艾克拜爾臉色大變,扔下鞭子,快步和妻子往反方向大步行走。

          余暉漸漸下沉,艾克和妻子被鄰居亞爾帶領著很快到達鐵道線路旁,大聲呼喊艾克的名字。四處找尋孩子背影,在一處高草叢里,艾克母親看到了小艾克的米老鼠小鞋子,瞬間哭出了聲。“艾克拜爾”妻子帶著哭腔用手捂著嘴喊著丈夫的名字,艾克疾步走來,“這是艾克的鞋子”妻子哭出了聲音,隨即艾克拜爾迅速走向一邊,在另一處草叢,艾克拜爾發現了小艾克的藍貓書包,上面沾滿了灰塵。

          丈夫開始更加瘋狂的在周邊搜索著什么,但是最終什么都沒有找到。艾克大叔大聲的呼喊艾克的名字,晚霞濃稠,夜空寂靜,天慢慢的要黑下來了。

          妻子任然還在哭泣,家里熹微的日光燈下,古麗媽媽趴在桌子上一直在哭。艾克拜爾抽著煙,時不時站起身望向門口,狠狠吸上一口,手不自然的發抖。“10點鐘要是還沒回來,我們就去派出所”妻子點點頭,墻上的老鐘滴答滴答的晃動。

          艾克拜爾扔下煙頭,他等不及到10點了,大步向門口走,兩人前一腳后一腳走出院子。來到隔壁家詢問孩子的情況,隔壁鄰居均是搖搖頭。艾克的好朋友亞爾哭著鼻子,亞爾的父母搖晃著亞爾的身子。艾克拜爾沒有說話,母親蹲下身子哭著問亞爾,亞爾躲在母親背后。艾克大叔轉身疾步走向派出所,在派出所做了登記,登記上的時間停留在1996年5月7日。兩位穿藍灰襯衣的警官接待了他們,妻子仍舊在哭。民警和大叔一塊出發,亮起警車向鐵道邊開去,天就要徹底黑了。

          遠處一列火車鳴笛緩緩駛來,直到巨大的轟鳴聲迅速穿過艾克大叔的雙耳,艾克大叔看著列車,一動不動,目光晶瑩,仿佛想到了什么,愣了很久……

          那是早晨早些的時候……

          “艾克…艾克……該起床了”艾克的古麗媽媽一如平常喊小艾克起床,聲音輕微似乎怕驚擾小兒子的夢鄉,但是又不忍心孩子起得太晚吃不上早飯。

          房間內艾克的運動小鞋上還沾著昨晚在房子外土路上的泥土。小艾克慢慢坐起來,雙手揉著眼睛。艾克媽媽笑著進屋,摸著小兒子的頭發“我們最愛的小艾克,要起床上學了哦”說著親了親小艾克的臉頰,幫艾克拿衣服,順勢彎腰拿起小艾克的鞋子,輕輕拍去上面的泥土。鞋子原先被泥土掩蓋的米老鼠漾出可愛的笑容。

          小艾克穿衣服,母親掀開門簾走向主廳,飯菜的清香已經撲面而來。小艾克穿衣服穿鞋子,只有半個的門簾沒有對小小身板的艾克有任何的影響,小艾克穿過門簾走進主廳。穿過門簾,小艾克吃力坐上餐桌,小小的背影,右耳朵的小黑痣俏皮可愛,艾克伸手準備拿筷子。

          “艾克,吃飯要洗手!”桌對面一臉嚴肅的父親兇狠狠的看著小艾克。小艾爾眼神畏懼看著父親,兩秒后慢慢從凳子上滑下來,跑向門口的臉盆,蹲下身開始洗臉。

          “艾克拜爾!你不可以這么兇孩子,他還小…”說著母親從廚房端著專屬小艾克的木質小碗,略帶生氣的對丈夫說。丈夫沒說話,低下頭開始吃飯。餐桌正對著門,敞開的大門外,早起的晨陽刺破厚厚的云層,小艾克坐上餐桌,雙腳離地10公分高,古麗媽媽告訴小艾爾,再過一年他就可以坐在凳子上挨著地面了。窗外太陽越來越大,一家人圓圓滿滿,享受著清晨難得的溫暖和團圓。

          小艾克自己動手往小嘴里扒著飯,媽媽笑著幫他抹去臉上的飯粒,小艾克大眼睛看著爸爸媽媽。

          “艾克……艾克……”窗外三個小伙伴背著書包打打鬧鬧喊艾克去上學。

          艾克趕緊放下碗筷,然后迅速跑向臥室里,拿起書包就往外跑。古麗媽媽站起身,小艾克像一個小兔迅速從母親身邊跑過,甩著大大的藍貓書包。“艾克,慢點!注意安全!”母親站在門口觀望孩子離去的背影,小艾克很快和伙伴聚集在一起,頭也沒回打打鬧鬧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我說你嘛,就是放心不下。就像我嘛,放心不下家里的10個羊娃子”艾克爸爸笑著對古麗說。古麗瞬時扭過頭,用圍裙擦了擦手,眼睛略帶生氣,惡狠狠對艾克拜爾說“羊娃子,羊娃子,羊娃子重要還是我們的孩子重要”說著進了廚房……

          古麗媽媽太溺愛小家伙了……艾克拜爾心里想著,站起身準備往羊圈走去……

          “孩子都這么大了,一天天的,能出什么事兒!”艾克拜爾扯開門說道。

          “羊娃子羊娃子,和你的羊娃子過去吧……”

          小艾克和小伙伴沿著家門口的土路越走越遠……艾克拜爾放羊的技術村里一頂一的好,家里的羊都肥肥壯壯的,8只羊是家里的所有經濟來源,最近不久兩只母羊還生了小羊,以至于他不得不去割更多的草料,去更遠的牧場,作為家里的經濟支柱,10只羊加上新生的2只,每個羊什么模樣他都了如指掌,一清二楚……艾克拜爾趕著羊群出門,途徑小艾克上學的路,路上靜的像是一幅畫……

          遠處的雪山巍巍聳立,為這里肥沃的土壤和村莊農田帶來一年四季不斷地冰山融水。白楊樹重重疊疊與遠處的沙漠一線相隔,自然的偉大造就著一邊的綠洲一邊廖無人煙的荒漠,而堅強勇敢的人們在這里繁衍生息。即使無生機,只要有水就有綠洲,有綠洲就有綿綿不息偉大的生命。

          戈壁邊陲,一條鐵道線橫穿而上,消失在天際盡頭。

          轟然的汽笛聲與巨大白色的光束穿破黑暗,急沖而來,艾克拜爾眨眼晃過神來,妻子正在晃動著自己的身軀,艾克拜爾漠然的看著妻子……被妻子拉著坐上警車回到派出所,民警向他們做了登記,便讓他們回去。艾克大叔拖著身軀慢慢離開派出所,妻子緊跟著,哭聲越來越大。艾克大叔轉身抱住古麗媽媽,妻子依偎在丈夫懷里,艾克大叔目光晶瑩,黑夜中閃著光。

          夜色深沉,艾克拜爾摟著妻子慢慢回家。

          天蒙蒙亮的時候,艾克大叔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妻子眼睛還是濕潤,在整頭邊酣眠,他撩撥妻子的頭發,眼含淚花。

          羊圈里的羊向四周望著,期待著一天的野外覓食。但是艾克拜爾今天沒有打算出去放羊。艾克拜爾抱了一團干草走向羊圈,投到槽中,定睛看看了羊圈里的母羊和小羊,轉身離開了家。

          白楊樹嘩嘩作響,走過村口,艾克拜爾沒有和鄰居打招呼,快步走向火車線。沿著昨晚和妻子走過的腳印,艾克拜爾來到高草叢旁,日光微微,艾克拜爾看到小兒子頭也不回的跑向草叢,書包被從小小的身軀上滑落,越過滿是石子的道渣,小艾克穿過鐵道線,隨即一聲鳴笛巨大的白光和尖銳的火車聲刺破云霄,光線太強了,刺的艾克拜爾睜不開眼睛。

          等艾克拜爾睜開眼睛時,高高的草叢旁什么也沒有,微風輕輕吹來,高些的草叢微微晃動,四周靜得沒有一絲一毫聲響。艾克拜爾眼角滲出淚,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幻象,他輕輕撫摸著高草叢,像是摸著小艾克兒子的頭,眼眶晶瑩。艾克拜爾蹲下,看著地上的小腳印,淡淡的微笑,依靠著高草叢。不遠處,戈壁亞爾的父親趕著羊群往楊樹林里去,風依舊在輕輕吹拂。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跟了上來,隨即轉換是小跑。是小艾爾的母親,匆忙的小跑帶著土路的灰,此時古麗的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她有緊急的事情。

          “艾克拜爾、艾克拜爾”古麗一邊跑一邊四處張望,目中晶瑩,帶著哭腔。繞過楊樹林,古麗看見了睡到在高草叢的艾克大叔,停下腳步,捂著嘴眼睛望向一邊哭了出來。古麗走過去,輕輕坐在艾克大叔旁邊,抱著艾克大叔哭出了聲。

          “你去哪里了……艾克拜爾……”

          艾克大叔緊緊抱著古麗,眼睛已經沒有太多的晶瑩,眼神望著遠遠的鐵道線,鐵道線的盡頭偶有閃光。

          煙從煙囪里冒出來,騰騰飛向天。古麗在廚房里忙活,艾克大叔在門口抽著煙。古麗開始擺碗筷,進門對著的位置是艾克大叔,他的右手邊坐著妻子,左手空蕩蕩只留下的板凳。艾克大叔和妻子靜靜的吃著飯,妻子小心翼翼的給丈夫夾菜,又小心翼翼的加起青菜放入自己的碗里,輕咬一口,頭側向一邊像是哭了,又靜靜吃下。妻子桌對面,放著小艾克的專屬小碗,木質的小勺子還是爸爸艾克拜爾親手為小家伙打造的,小家伙喜歡得不得了。艾克大叔全程沒有說話,面色沉靜吃著飯。

          飯后妻子收拾碗筷,艾克大叔走向臥室。門外小朋友的嬉鬧著去上學,古麗從廚房走出來望向門口,孩子們已經走遠了。古麗側過頭緩步走向臥室,艾克大叔在床上側著身一動不動,古麗退出臥室,走向了小艾克的房間。

          艾克大叔躺在床上,并沒有睡……

          床邊放著小艾克的小鞋子,艾克大叔看著小鞋子,一動不動,像是小艾克在旁邊熟睡。那是小時候,他們一家三口在大炕上,小艾克的外公外婆也都盤著腿坐在床上,像是過年,炕中間擺放著節日的水果和厚厚的馕餅,彎彎曲曲的馓子團團圈圈圍繞著這個幸福的家。小艾克羞赧的在大家中間,大家歡笑著拍著手,小艾克看看左邊的媽媽又看看右邊的外公外婆,臉上露著不太情愿的笑容,艾克大叔略有嚴肅告訴小艾克給大家表演節目,母親和外婆訓斥著艾克大叔,小艾克忸怩的伸出手跳了一段舞,逗得外公外婆笑的合不攏嘴,外婆把小艾爾抱進懷里,摸著小艾克的頭發,在外婆的懷里小艾克羞赧的笑著拿著馓子一點一點吃著,偷偷地看著艾克大叔……

          艾克大叔慢慢睜開眼睛,妻子的哭聲吵醒了夢境中一家的團圓,艾克大叔緩緩站起身,透過門,兩位棕灰色內襯警服的警官坐在餐桌旁,妻子捂著嘴哭著,警官像是安慰著妻子。兩位警官走出門,古麗哭的癱軟趴在桌子上,沒有出門迎送,古麗太累了,她實在沒有太多的力氣去送兩位警官。艾克大叔沒有出去,站在臥室門口,閉著眼兩行淚滾落而下。

          房間外的羊圈里羊群似乎是餓了,咩咩的叫著,伴著古麗的哭聲,聲聲重疊,橘紅落日透過白楊樹像是一個熟透的大橘子慢慢滑落,天色更暗一些的時候,透過木頭門栓,艾克大叔抱著僅存不多的稻草,放入羊圈。又轉身回到屋內,主廳里的餐桌空蕩蕩的,不見妻子,房間里無比寂靜。更晚些的時候,主廳和臥室里暈黃的燈光被關上,悄然熄滅的還有四周無聲的寂靜黑夜。

          黑夜的寂靜籠罩著整個院落,小羊羔躺在母羊旁邊安穩的睡著……

          很久的一天,羊群繼續咩咩的叫著,院子里的門是開著。古麗抱著干草放入石槽,望了望門口的古樹,隨即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走進屋內,古麗必須要忙起來……

          艾克大叔向更遠處的線路旁邊去,緩慢的步子映襯春日的早陽,緩緩的身影與更遠處亞爾大叔的羊群,此時沒有列車,只有淡淡綠色的青草。在一棵大樹旁,艾克大叔和大樹站定,他繼續望著鐵道線,抽著煙,微風輕輕吹拂艾克大叔身上的衣服,褲腳上沾滿了灰,鞋子更是滿是泥土。

          午飯時分,艾克大叔坐上餐桌,一語不發,吃著飯。

          “我媽媽來過了,她希望我們不要難過……”古麗悲傷的望著對桌小艾克的碗筷說著。艾克大叔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吃飯。

          “我們的孩子沒有了……”說完妻子哭出了聲,艾克大叔看著桌上的飯菜,愣了愣,沒有說話沒有哭,放下筷子,站起身走向門外……

          “艾克拜爾!艾克拜爾!”妻子大聲的慟哭,哭喊著……

          艾克大叔頭也沒回的出了院子的門,妻子趴著桌子上繼續哭。艾克拜爾快步走向鐵道線,地上的腳印已經被風沙吹盡看不出有任何的蹤跡。

          不遠處幾個小孩子在另外一處草叢處嬉鬧著,一個熟悉的背影跳動,孩子的歡樂的追逐,像是在玩一個捕捉的游戲。一個小朋友蒙著眼睛,其他三個小朋友圍繞著嬉鬧,蒙著眼睛的小孩,是一個矮小身影……

          “艾克!艾克!”艾克大叔似乎看到了小艾克的身影,眼神中透著驚喜和希望,激動的心情迫使他向小朋友跑去。

          小朋友聽到呼喊聲立刻停止了嬉鬧,看向艾克大叔這邊,臉上的笑容立刻停住,像是被嚇到,呆呆的看著艾克大叔。蒙著眼睛的小孩慢慢放下四處伸手“抓”人的小胳膊,慢慢摘下蒙在眼睛上的布條。小家伙穿著和艾克一樣大小的衣服,小褲子上沾滿了灰塵,小鞋子上的圖案是不完整的唐老鴨。

          是他,是小艾克!

          是他們心心念念一直放心不下的小艾克。

          艾克大叔后悔極了,從前的日子里,他總是對小艾克要求太多,要獨立睡覺,要自己洗臉吃飯,吃飯不能發出巨大聲響,每天晚上10點必須回家,褲子上不能沾滿泥土……他濕潤著眼眶,現在只要小艾克能回來,哪怕身上很多泥土,哪怕睡懶覺不起床,哪怕小家伙不好好吃飯,他都可以原諒小家伙。他再也不會,他再也不會去數落小家伙……

          此刻艾克大叔眼睛紅著,眼睛含著淚,艾克大叔沖去過雙手扶著小家伙的胳膊,眼睛直直的看著小家伙。小家伙慢慢摘下戴在眼睛上的布條,陌生的看著艾克大叔……

          些許是戴的太久的緣故,小家伙先是慢慢睜開眼,然后疑惑的看著艾克大叔,艾克大叔跪在地上,一瞬間身體發軟,身體不自然的癱軟坐在地上。

          艾克大叔錯了……

          小家伙不是小艾克,艾克大叔右手捂著臉,他再也沒有忍住淚水,哭出了聲……

          小孩子們似乎被嚇到,慢慢向后退,然后向樹林里小跑。那個戴著布條蒙著眼睛的小家伙不時的轉過頭看著艾克大叔,直到被小朋友拉扯著向前跑消失在茂密的樹林里……

          時光流逝,無論日落黃昏還是朝陽微微,艾克大叔的身影一直駐守在鐵路線周圍,有時是依靠在大樹旁,有時坐在草地上,一聲不語,望著路的盡頭。警務區的線路組總是能碰著大叔,有時和大叔閑聊幾句。其他線路組家訪也會帶著米面油鹽,有時是村口村民向警官小聲介紹。

          春日的盎然生機,夏日的炎炎烈日,秋日的絲絲低語,冬日的大雪皚皚,都伴隨著這個孤獨的身影,等待著一場回歸的到來……

          歲月匆匆,時光滑到2018年。

          原先的鐵道線已經加固了粗壯的水泥護欄,高草叢也被鏟除,整齊平整的鐵道線一路延伸到天地的鏡頭,雪白的車體動車飛逝而過,這里的一切都改變了。

          唯一沒有改變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的背微微有些彎曲,看著眼前變化的一切,艾克大叔毅然在鐵道線的兩旁,走過落日余暉,走過晨起朝陽……

          警務區的線路組警長陸然帶著兩名輔警巡視線路,路過時總是和大叔閑聊兩句。他們太熟悉這個大叔了,因為每次路過大叔總是會一個人發呆,看著遠處山,看著遠處的列車,看著遠處的樹,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大叔,中午好啊”陸然笑著和艾克大叔打招呼。艾克大叔微微笑點點頭。相視一笑,擦肩而過。

          “這幾年,艾克大叔幾乎每天都在這里……”

          “聽說是在等待他的小兒子……”

          路上兩位輔警小兄弟告訴陸然關于艾克拜爾大叔的事情,說大叔的孩子曾經在鐵路線一帶玩耍,不幸走失。一直沒有找回來,而艾克大叔基本每天都會來丟失的地方看看。陸然扭過頭看了看立在鐵路線旁的艾克大叔,若有所思,佇立良久……

          艾克大叔臉上的皺紋越發深刻,歲月從不曾言語,卻在艾克拜爾臉上訴說著最觸人心懷的感傷與無力……

          落日余暉,夜幕漸沉。

          古麗媽媽被院子里門栓打開的拖拉聲吸引,從廚房走出來,看到年邁的艾克大叔慢慢走向羊圈,家里的羊只剩下3只,艾克看了看羊圈向屋內走去。房間里往日的生活氣息已經悄然逝去,家里的燈似乎是壞了,忽閃忽滅間,年老的古麗坐在餐桌邊,屋里還算整齊,幾十年如一日,竟然沒有任何的家具添置和變化,淡白的門簾已經被歲月吞噬的變成了淺灰……

          艾克拜爾沒有看妻子,緩緩走向臥室。

          “艾克拜爾……”古麗叫住了艾克拜爾……

          古麗眼睛紅腫,哭出了聲……

          艾克大叔看著妻子,沒有言語,從古麗旁邊經過。坐在門廳正對著的餐桌旁,古麗哭著轉過身。頭側向一邊,忍著心痛,捂著嘴盡可能不發出慟哭的響聲……

          老舊的墻皮上,露著土磚。墻上的日歷上,每一天過去都是一個紅框,這一天是2018年5月7日,而1996年5月7日,小艾克離開了家……日歷的旁邊是一個老舊的相框,相框里有著一家三口為數不多的幾張照片,一張小兒子艾克在媽媽的懷里,媽媽和小艾克抱著小艾克看爸爸放羊,背影的右上方是爸爸和羊群,小艾爾的耳朵小小的,像是一塊甜糕。一張是一家三口在羊圈門口的全家福,那是小艾克剛學會自己走路,媽媽似乎還有些不放心,用手小心的放在小艾克的身后,另一張是小艾克5歲的時候,善良可愛的小家伙抱著家里的小羊羔,小家伙直直的站著,對著鏡頭笑著……

          艾克大叔停下走向臥室的腳步,轉身慢慢走到古麗身邊,抱住了古麗。

          夜幕深沉,靜謐無聲。黑夜的濃稠像是化不開的墨,繁星滿天,點點映襯無邊無盡的永夜……

          第二天巡線組沒有見到艾克大叔,這是艾克大叔第一次缺席,第二天依舊如此。

          晌午時分,陸然和兩個小兄弟來到了艾克大叔的家。古麗被突如其來的警官嚇了一跳。古麗從廚房里走出來。

          “有什么事嗎,警察同志”古麗手抹著圍裙向陸然詢問道。

          “艾克拜爾是住在這里嗎,最近一直沒有見到他。”陸然看了看房間向古麗問道。

          “艾克拜爾!”古麗匆匆向臥室走去,喊艾克大叔。

          陸然小心的張望著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卷起的墻皮漏出土塊的墻磚,墻上的照片框卻干凈的一塵不染。陸然緩步走向鏡框,看著里面一家三口的幸福,仿佛快樂就在昨日……媽媽抱著小艾克看向爸爸的照片吸引著陸然,照片上小艾克深深的被母親抱在懷里,小家伙的小手抓著耳朵,耳朵上的小痣在糖糕似的耳朵中間,格外醒目……

          艾克大叔和古麗一同,從臥室走出來。

          “最近一直沒有見到您,您還好嗎,艾克叔”陸然向艾克大叔問道。

          艾克大叔點點頭。古麗媽媽走向柜臺拿杯子準備給警官倒水。

          “好,就一天天在家……”“還在找小艾克嗎?”艾克大叔看著陸然,輕輕點點頭,卷起手上的的莫合煙,目光凝重。

          古麗媽媽正在倒水,聽到陸警官談到小兒子的消息,竟一時慌了神,水從桌面上灑下來,古麗媽媽迅速用手擦去眼角的淚花,轉身拿起抹布慌亂的擦著溢出來的水……

          “艾克叔,最近所里在招巡防輔警,如果可以您可以和我們一起……”陸然期待真摯的望向艾克大叔,艾克大叔像是點燃了一絲希望。

          “我可以的……的……嗎?”艾克大叔急切的問道。

          古麗媽媽倒水時的手微微顫抖一下

          “嗯……艾克叔,您愿意的話,我向所里匯報。你肯定可以!”說完起身準備離開,艾克大叔站起送警官走。

          送走警官,艾克大叔走進屋內。

          “不可以,艾克拜爾”妻子淚眼婆娑,搖著頭看著丈夫,淚水似乎就要決堤……

          “這10年,我們已經經歷的太多了。這個家已經(不行了)……”妻子看著丈夫的一動不動,走向前握住丈夫的胳膊淚眼婆娑的說到。

          “古麗……我們的孩子沒有了,我不能讓其他的孩子和我們一樣……”妻子躲在艾克大叔的懷里小聲的啜泣著,墻上一家三口泛黃的老照片上還定格著小艾克快樂的微笑,童真的小艾克懷里還抱著一個小羊羔……

          白楊樹葉越長越大,太陽透過樹葉閃閃發光。陸然急匆匆的走進艾克家的院子。

          “艾克叔!艾克叔!”還沒有進門,已經開始呼喊,聲音中帶著興奮。

          艾克大叔立馬從屋里走出來,緊跟其后的是古麗媽媽。

          陸然帶著滿臉的微笑,這個好消息似乎要蹦出來。

          “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們所長批準了您的加入,明天起您就可以和我們一起工作了”艾克大叔聽完眼里泛著激動和興奮。

          “好,謝謝,謝謝。”妻子站在門口眉頭微微緊縮,依靠著門栓,她淡然的轉過身回到了小艾克的房間。

          小艾克的房間內沒有太多變化,小衣服小鞋子還整齊的放在衣柜里。古麗母親打開衣柜,輕輕低喃,微笑著似乎說著“小艾克,爸爸媽媽都很想你……今天你爸,當了警察……”

          日光微微,聳立的高鐵大橋,彎曲伸向天際線的是高速現代化鐵路,承載著幸福和快樂奔涌向前,天氣異常的好,藍天襯托白云,暖陽撫摸著滿滿生機的夏日……

          艾克大叔換成了輔警制服,陽光烈日下,大雨滂沱時,都見得大叔和陸然一起巡線的背影。巡線中每次走到當年小艾克走失的路段,艾克大叔都會凝視線路很久,陸然看著眼里,一陣難過與辛酸在陸然的心里悄然翻涌。于無聲處,陸然與艾克大叔像是有著冥冥中的牽動,陸然對這個艾克大叔充滿好奇,但似乎又無能為力。

          這個家太不容易……

          要想想辦法……

          10月25日,公安局新民警分配下來。在早教班會上,所長向大家介紹新來的同志。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咱們派出所新來了一批民警,這是近幾年第一次分配新民警。現在讓我一一給大家介紹,來,吾米提!給大家打個招呼……”派出所為數不多的人集合在一起,隨即是熱烈的鼓掌,艾克大叔也露出了很少見的微笑,對艾克大叔來說,來的這個小伙子似乎和他有著莫名的親切感,艾克大叔不自然漾出微笑。

          年輕的吾米提向大家敬禮,微笑著和大家打招呼,滿面陽光。

          “大家好,我叫吾米提。我來自新疆伊犁,很高興認識大家!”吾米提敬禮完和大家微笑的說到。

          “陸然!吾米提是新民警,來咱們這里學習,先從線路工作開始吧,他就交給你了!你以后就是他的師傅!希望你們能夠互相學習!好,散會!”所長突如其然的指定大家一點也不意外,陸然和艾克拜爾所在的路線組,工作一直非常認真優秀是所里的典范。

          吾米提微笑著向陸然和艾克大叔敬禮,陸然和艾克大叔回敬禮,艾克大叔走向前幫吾米提搬送行李到宿舍。

          “謝謝”在宿舍吾米提靦腆的笑著,接過艾克大叔手里自己的行李,開始整理床鋪。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堆書和五份信件,陸然上前幫忙整理錯落的書,眼睛注視著床上的信件。

          “這是我爸給我寫的信,他身體不好。有時不能打電話,他就給我寫信。我自己來就可以”吾米提接過陸然手里的書,盡可能快的收拾行李。

          晨光透過派出所的圍墻,悄悄爬上滿是春光的院落。

          陸然和艾克拜爾、吾米提三人一起上線路做愛路護路宣傳。

          時日更替,日光微微。

          周五下午的一天,陸然巡線三人組依舊在巡檢線路,不遠處幾個放學回來的小孩在鐵路旁嬉嬉鬧鬧。“小家伙,小家伙”艾克大叔跑向前,用維吾爾族語和國語交替喊著,他太著急了,一時間兩種語言著急切換。“這里很危險,你們是誰家的孩子?”艾克拜爾有些著急,蹲下身子望著幾個小孩。小孩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么,手指向不遠處的村落。

          “不可以在線路周邊玩,走和叔叔一起回家”艾克大叔摸著小家伙的頭發,小心的和小家伙們一起站起來,幫助小家伙拍去身上的沙土。

          吾米提瞬間想起自己小的時候,小書包落在鐵道線路旁,四周孤零零的,小吾米提揉著眼睛大聲地哭著,時不時在線路兩邊回望,書包掉在地上,小小的聲音哭著向遠處走去……這是吾米提記事以來最深刻的印記,那是小時候他不小心走失在線路上,離開了家,和家人永遠走散。而眼前這個莫名的大叔卻讓他有一種難以明說的感動,吾米提眼睛濕潤著看著艾克大叔,直到小孩子站起身。陸然小心的觀察著兩個兩個人,皺眉間似乎有著某種聯系,亦或者團圓……陸然巡線三人組把孩子送回村子,在村子里見到了孩子的父母,艾克拜爾耐心和父親交談,吾米提牽著孩子的手,眼睛看著艾克拜爾。在回去的路上,吾米提不時的回望著孩子和他們的父母……

          時日更替,陸然不再一同上線路,剩下吾米提和艾克大叔一同上線。

          艾克大叔和吾米提出發開始一天新的工作。路過橋洞,兩人有說有笑,巡線的枯燥和簡單在他們這里絲毫不見。烈日炎炎,汗水浸透藍色衣衫,他們走在熱浪滾滾的土地上。有時在涵洞里休息,艾克大叔總是把軟糯的馕給吾米提。每逢列車匆匆而過,他們向平安的列車敬禮。有時途徑過艾克大叔的家,古麗媽媽會送來干馕和羊奶,幫艾克大叔擦擦汗。艾克家里的羊又重新養起來,古麗在家擠了羊奶,制作完就給他們送去,生活漸有起色。

          一日,在戈壁灘上,落日余暉下的晚霞鋪滿整個天空,遠處歸鳥輕悠飛過。艾克大叔和吾米提坐在土坡的山丘上簡單休息,兩人并排坐著看著不遠處的線路,余暉之下的晚霞映襯著鐵道線,微微閃著白色的光。

          “艾克叔叔,您來這邊多久了?”吾米提望向艾克大叔,艾克大叔眼神里充滿霞光和希望,他遠遠地看著鐵道。

          “有一年了”艾克大叔帶著欣慰和滿足說道。眼神中開始回望種種。“我的小兒子在這附近線路邊走丟了,那以后我就一直在這里……”艾克大叔欲言又止,眼神堅定看著遠處。

          “我從小在火車線路旁長大,我的父親母親是養路工……”吾米提欲言又止,隨即緩緩說“我2歲的時候離開了家,認識了現在爸爸媽媽。”吾米提說著看著遠處的延伸天際的火車線路。“他們很愛我…我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吾米提淚眼婆娑,卻努力著不讓自己流淚,緊閉著嘴唇,堆疊著地上的石塊,將兩塊大石子和一塊小石子落在一起……

          艾克大叔淚眼婆娑慢慢轉頭看向吾米提,恍然間看到吾米提耳朵旁的黑痣,一陣恍然。小時候小艾克慵懶起床吃飯的樣子在腦海飛速閃回。

          “吾米提,你在哪里……出生的?”艾克大叔難過卻有些激動,想進一步確認。

          “我在伊寧縣出生,我家在于孜村,怎么了艾克叔?”

          “沒什么……”艾克大叔放棄了期初的想法,看著遠處,若有所思卻沒有再多言語。

          夜幕漸黑,艾克大叔和吾米提往派出所走。

          回到家,古麗母親已經做好了飯菜,母親對面小艾克的碗筷已經很久沒有再擺放了。簡單的飯食,艾克大叔發著呆沒有任何食欲。

          “艾克拜爾,艾克拜爾……”妻子輕輕喊著丈夫的名字,看了看桌上的飯菜,示意他吃飯。艾克拜爾一臉凝重看著古麗。

          “你記得和我一起的小伙子吾米提嗎,今天我們坐著聊天,我發現他很像我們的孩子……”艾克大叔眼睛含著淚,伸手握住古麗的手。古麗先是驚奇,轉而直盯盯看著桌上的飯菜。

          “古麗,古麗,我們的孩子……”艾克大叔近乎有點過于激動,晃動著古麗的胳膊。古麗把頭瞥向一邊另一手抹著眼角的淚水。

          古麗側著頭喃喃哭著,含著淚看著古麗。

          “記得我們小兒子右邊耳朵有一個黑痣嗎?他的耳朵也有……”艾克拜爾眼睛含著淚滿是希望的說著,妻子和丈夫數十年來,第一次這么幸福。古麗沒有說話,輕輕加起碗里的青菜,又輕輕的吃下,味道她已經不記得了,淚水已經奪眶而出,她再也沒忍住,放下筷子,哭出聲來……

          夜更深了,院子里的羊沒有睡,在圈里像是低語。

          第二天艾克大叔在所門口等待吾米提,看著吾米提出門,有些猶豫,什么也沒說出門上了線路。之后吾米提臉上的笑容逐漸多了起來,出門前一如以往的幫助吾米提整理裝備,幫助吾米提穿上反光背心,細心細致就像一名父親。他們一同出派出所的院子。

          陸然從食堂走出來,望著艾克大叔和吾米提離去的方向,走進派出所。周而復始,艾克大叔和吾米提配合的更好,笑容和快樂在他們的臉上如光般溫暖

          六月的一天,艾克拜爾早早上班,來到派出所宿舍,卻怎么也找不到吾米提。

          “陸然警長,你看到吾米提了嗎?”艾克拜爾走到內勤辦公室詢問道。

          陸然緊張站起身“艾克叔。吾米提昨天接到家里電話,他的父親病重了,昨晚他連夜回的家……艾克叔,您別急……”陸然有些慌,很擔心。

          “好的”艾克拜爾有些恍惚,慢慢走出內勤辦公室。恍然走在走廊里,小時候小兒子獨自外出的畫面瞬間閃出腦海。匆忙從褲子口袋里掏出手機,手機險些掉落在地上。艾克大叔拿起電話,給吾米提打電話……

          電話“嘟”的響起……

          “嘟”電話沒人接……

          “嘟……嘟……”艾克大叔有些緊張……

          艾克大叔想起那天他們坐在山丘的土坡上,吾米提笑著對艾克大叔講述了自己的成長經歷,父母雖然出差在家,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對他的疼愛,吾米提笑著講述著一切的故事,幸福而快樂,童年快樂的生活以及對父母的思念滿滿蕩漾在陽光少年的臉上。還有他們一起巡線,一起在橋洞下吃著干馕,一起走過日出夕陽……

          “嘟……喂……”吾米提接通電話,艾克大叔扶著墻壁。

          “喂……吾米提……”艾克大叔一時語塞,心里有一萬個擔心,但是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艾克叔叔……我回來照顧我爸爸……他很好,沒事兒……”電話里吾木提緩慢的說道。

          艾克拜爾閉上眼睛,慢慢睜開眼,輕輕呼出一口氣,轉而是關切的眼神望向照片墻上吾米提的照片……

          一切都好就好,就好。

          這天,艾克大叔巡線回來,在院子里陸然告訴艾克大叔吾米提回來的消息。艾克大叔看了一眼吾米提宿舍的窗戶,匆忙的往宿舍走。

          走進宿舍“吾米提……”艾克大叔疑惑的看著吾米提,吾米提已經淚流滿面。

          “沒事……孩子……”艾克大叔走過去坐在吾米提床邊,用手輕輕拍著吾米提的后背。艾克大叔抱了抱吾米提,輕輕拍著,像是小時候抱著小艾克一樣,熟悉親切的感覺瞬間襲來,艾克大叔眼里滲出淚花,淚流滿面。艾克拜爾掩面而泣,側身緊緊抱住吾米提。

          “不管你是誰,你都是我的孩子。”

          艾克拜爾和吾米提緊緊相擁,兩人泣不成聲。

          那是小時候,艾克拜爾第一次抱小艾克,把小艾克舉得高高的。小艾克張大嘴巴大聲的笑著,緊緊的抱著爸爸的頭。那是小時候,吾米提揮著手和身穿養路服父母上學揮別再見,吾米提對學校充滿期待。那是小時候,古麗媽媽抱著小艾克看著爸爸放羊,小艾克依偎在媽媽的懷抱里打著瞌睡……

          交錯相擁間,緊緊擁抱的艾克大叔和吾米提沉浸在久違的溫暖懷抱中,吾米提的右耳旁沒有了痣……回憶交錯閃回,那是剛來的許多天,陸然和吾米提和艾克大叔一同巡線,艾克大叔獨自望著小艾克丟失的鐵道線,吾米提向陸然詢問著什么……接著是某天的夜晚,陸然找到吾米提,吾米提摸著腦袋和耳朵,兩人在辦公室商量著什么……接著是清晨吾米提照著鏡子,輕輕將“痣”放在左耳上……再接著是吾米提哭著沖向內勤辦公室,突然找到陸然,匆忙換衣服離開派出所的畫面,陸然著急的望著吾米提離去的背影……再接著是艾克拜爾詢問陸然吾米提去向的那天……

          交錯相擁間,緊緊將吾米提抱在懷里的艾克大叔,淚目晶瑩,想起了過去的時候。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吾米提敬禮的樣子深深刻在艾克拜爾的腦海里……他們一起巡線……那次,吾米提第一次去艾克拜爾家吃飯……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吾米提坐在小艾克的位置……鏡頭回轉20年前,艾克拜爾、古麗、小艾克一家人圓圓滿滿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吃飯……20年后,艾克拜爾、古麗、吾米提坐在一起溫馨幸福的吃著飯。艾克大叔和古麗媽媽眼中愛意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吾米提。

          飯后,古麗送艾克拜爾和吾米提出門,他們繼續巡線……那一天,艾克拜爾早早的去派出所,在門口等吾米提的瞬間,透過門,他看到吾米提對著鏡子輕輕把“痣”放在耳朵上……艾克拜爾瞬間淚流雨下,他獨自走回院子,抹干眼淚。在吾米提出門的那一刻,艾克拜爾笑著,陽光燦爛,走向前,緊緊抱著吾米提……眼睛緊緊閉著,緊咬嘴唇,強忍著沒有哭泣……

          原來,

          他們都知道彼此的心意與摯愛……

          “我們人間走散,我們永不分離……”

          夕陽下,遠處派出所內,那天艾克拜爾和吾木提正收拾裝備整頓出發,艾克大叔給吾米提整理好衣服和裝備,他們走出派出所,越過戈壁,穿過白楊樹林,他們途徑小時候艾克大叔尋找小艾克走過的路,他們不時的檢查兩旁的圍欄防護網。他們越走越遠,他們越走越小,延伸天際的鐵道線,高高的白楊樹,小小的身影,他們走向更遠的線路,走向更遠的地方……

          日出緩緩而上,艾克拜爾和妻子在小時候的小艾克丟失的那段鐵道旁,旁邊是家里的六只小羊。這一天他們等待的不再是空曠曠的火車道,遠處迎面走來的是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近些的時候,他們看見吾米提牽著小艾克的手,兩個小家伙彼此望向對方,吾米提穿著警服對著小艾克敬禮,小艾克學著吾米提的樣子向吾米提敬禮,他們相視一笑,微笑著向艾克拜爾爸爸和古麗媽媽走來……

          古麗依偎在丈夫的肩頭……

          無論你在哪里,我在這里等你回家,為你千千萬萬遍……

          無論你在哪里,我在這里平安守護你回家歸途,為你千千萬萬遍……

           

           微信圖片_20200401122615.jpg

           

          作者簡介:郭學良,烏魯木齊鐵路公安局天山鐵鷹融媒體中心主編,公安部新聞宣傳局新媒體特約編委,2016年以來擔任公安部官方微信平臺“警苑心語”編輯,創作原創小說改編微電影作品《追火車的人》榮獲第七屆中國亞洲微電影藝術節優秀作品獎。創作作品《十秒相見的團圓冬夜戈壁最溫暖的光》榮獲公安部三微大賽二等獎。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一分PK拾 www.jackshomeservices.com:三河市| www.biji-rumput.com:思南县| www.elite-a.com:汾西县| www.sl869.com:绥化市| www.healtheworldtour.org:襄城县| www.hanselapp.com:许昌市| www.divided-games.com:额尔古纳市| www.resultsseekers.com:鸡泽县| www.shanggao-valve.com:纳雍县| www.vcmarienkirchen.com:蓝山县| www.kljlw.cn:石河子市| www.property-in-nigeria.com:宁明县| www.brgbf.com:托里县| www.asenim.org:乌海市| www.gythe.cn:福安市| www.addx-technologies.com:遵义县| www.cp3552.com:昆明市| www.thisissohot.com:汾阳市| www.hg18345.com:镇赉县| www.beauty-na.com:谷城县| www.tecnoconfundido.org:东乡族自治县| www.yzabtattoo.com:满洲里市| www.kebumenkeren.com:大连市| www.flickneroptometry.com:永清县| www.liyingbaobei.com:抚远县| www.bluedragonservices.com:襄汾县| www.yzsupermarine.com:广宗县| www.ikanbawal.com:石林| www.racetorecoverynow.org:长宁县| www.hs855.com:磐石市| www.ddmjml.com:孟连| www.woodenfences.org:绥中县| www.thegreatmuseum.net:息烽县| www.tjmtw.com:邹城市| www.zhjdyx.com:山西省| www.theonlynetwork.com:桂阳县| www.cesnievyemekleri.com:通道| www.scacsl.net:黄陵县| www.hina-ef.com:北川| www.zj-888.com:闸北区| www.asklow.com:古田县| www.ereglielitogrencievi.com:文山县| www.uidongmun.com:高州市| www.ottocargo.com:嘉禾县| www.xinda-zq.com:三门县| www.prematureblog4u.com:巴林右旗| www.coocooconcepts.com:新沂市| www.imagefilm-prod.com:昔阳县| www.imagefilm-prod.com:宾川县| www.oopsireadabookagain.com:扶绥县| www.bagusprint.com:海门市| www.coralclay.com:新兴县| www.midifa.com:靖远县| www.edunestinstitute.com:海阳市| www.sutibao.com:边坝县| www.jinda109.com:农安县| www.sanxinghr.com:西林县| www.cm766.com:新田县| www.cp2959.com:重庆市| www.lynnekeane.com:固安县| www.theminimina.com:灵丘县| www.kieanna.com:宣武区| www.tech1950.com:二手房| www.ptcdw.cn:承德县| www.gd5156.com:丰镇市| www.aureliogonzalez.com:凉城县| www.npathfinder.com:嘉荫县| www.chimuwaza.com:镇坪县| www.tasdy7700.com:桂东县| www.ag88829.com:闽侯县| www.wingsofsong.org:和田县| www.sjssxj.com:苏州市| www.mslct.com:通海县| www.chcdistribution.com:穆棱市| www.waerdi.com:绵阳市| www.petshopkapinda.com:利辛县| www.xinxinglin.net:嘉义市| www.13539929392.com:砀山县| www.thomasinjune.com:淳化县| www.choco-loco-net.com:武穴市| www.dualbux.com:绿春县| www.thechamplife.com:永川市| www.yumingxiqing.com:开鲁县|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河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