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jn63"></b>

    1. <rp id="ljn63"></rp><rt id="ljn63"><meter id="ljn63"><p id="ljn63"></p></meter></rt>
    2.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tt id="ljn63"></tt>
    3. <tt id="ljn63"></tt>
          <rp id="ljn63"><menuitem id="ljn63"></menuitem></rp><cite id="ljn63"><pre id="ljn63"></pre></cite>
          <b id="ljn63"></b>
        1. <rt id="ljn63"></rt>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東方利劍 > 時代警魂

          浦江蛟龍

          來源:《東方利劍》 作者:方培

            和支隊長嚴勇聊得正投機之時,突然間“哐當”一下,腳下地板劇烈震動起來,連四周的墻壁也搖晃不已。

            地震啦?!我不禁大驚。

            沒事沒事,只是大潮路過而已。嚴勇趕緊安慰我,臉上現出一種“任憑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的淡定和從容。

            自1994年7月調入水警起,嚴勇已經和上海的江河打了二十多年交道,深諳每條江河的習性。以黃浦江為例,每日兩漲兩落,漲水四五個小時,落水七八個小時,小潮汛時平潮基本不逾半小時,大潮汛到來時平潮大概十來分鐘,倒真應了《上海灘》中的那句“浪奔浪流,萬里濤濤江水永不休……”

            這一次采訪,我有幸走進上海市公安局港航公安局水上巡邏支隊。支隊肩負港航水域應急處突、搶險救災、落水拯溺、治安巡邏、打擊犯罪等數項職責,被譽為“浦江蛟龍”。支隊以船為家,其辦公場所位于盧浦公安碼頭的兩艘藍白色的躉船上。躉船固定于岸邊,漂浮于水上,可隨時用拖船牽引。既然是船,就免不了晃——小波輕搖如哼《搖籃曲》,大浪來襲或大船經過就有如坐過山車。

            久而久之,嚴勇他們的舉手投足,連同呼吸和思維,都好像應和上了潮汐的節拍。這一朵朵浪花里,正流動著上海水警的傳奇。

            浦江百年,歷盡千帆。

            上海因水成陸、依水而居、以水興盛。星羅棋布的大小碼頭見證了上海航運的發展,川流不息的各色商船啟蒙了中國的近代工商業。尤其是上海的母親河黃浦江,昔日桅桿林立,萬商云集,如今仍是黃金航道、生命航道。

            她的安全不容小覷。

            2014年1月28日,支隊民警李勤在例行巡邏中,發現了一個異常現象。盧浦大橋水域,正有幾條工程船在施工。白天,一條挖泥船熱火朝天地忙碌著,旁邊的兩條運泥船卻在“呼呼大睡”。到了晚上,這兩條運泥船開始復活,頻繁作業。難道它們是屬“夜貓子”的?

            李勤細心統計了一下,從晚上6點到10點,短短4個小時,這兩條運泥船竟然進出了8次之多,平均半小時一次。起航時吃水線深,返航時吃水線淺;更可疑的是,拋泥點明明遠在幾十里開外的下游,它們卻偏偏往上游駛去……直覺告訴李勤,這其中一定有大問題。

            次日一早,李勤徑直跑進了隊長辦公室。聽著聽著,嚴勇的眉頭扭成了結,神色越發凝重,原來嚴勇也發現了這一異常情況。他是喝黃浦江的水長大的,又干了二十多年的水警。他斷定,運泥船的異常行跡之中一定藏有“貓膩”。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絕不允許有人禍害母親河。

            嚴勇一方面迅速向局里進行匯報,并很快取得了局領導及指揮室、刑偵大隊等部門同志的支持;另一方面調兵遣將,兵分幾路,水陸并進,馬不停蹄開展調查……

            在支隊二樓會議室里,十幾位專案組成員會聚一堂,共商案情。

            有人通報,據查,負責該工程的疏浚公司老板姓沈,此次一共投入三條船,包括一條疏浚挖泥施工船和兩條裝載量為200噸的運泥船,工程為期兩晝夜。

            有人反映,近來疏浚行業處于惡性競爭狀態,該公司報價明顯偏低,如果真的按要求把淤泥運輸到目的地,來回14個小時不說,油耗還要近1噸,再扣去人力、傾卸等費用成本,怎么算都是樁虧本買賣。

            還有人打探到,這兩條運泥船暗中改裝過,在外側艙體加裝了鉸鏈、在艙底加裝了“泥門”。這樣駕駛員在行駛途中可以電動開啟“泥門”,一邊開船,一邊放泥。而類似行為,在水域清淤行業幾乎成了公開的秘密,成為一種潛規則、惡風氣。

            這不有點像監守自盜嗎?把自家剛挖出的泥,又暗中倒回去,反復做“無用功”,似乎很不可思議。

            可是,在人性的貪婪和瘋狂的逐利前,一切皆有可能。

            黃浦江水泥沙含量大,江底淤泥多,深淺不一,所以有關部門出于安全考慮,定期組織清淤,投入的疏浚資金數以億計。這樣的犯罪行為,既讓國家的資金打了水漂,更直接影響通航安全,輕則航道淤塞、水位上升,重則會讓母親河變成“地上河”,進而影響城市安全。

            當然,也有人善意提醒:航道安全由交通部門主管,我們這樣做是不是越界了,有點多管閑事?

            可嚴勇不這么想。他心知個中危害,黃浦江江面最窄處僅330米,平均水深20米,如果任意傾倒泥漿,不僅會讓本已繁忙的航道不堪重負,更易引發船只擱淺、傾覆等安全問題……

            他掃視全場,擲地有聲說:“公安公安,只要和公共安全有關,就和我們相關。這個時候不‘踩剎車’,只會讓事態更加失控、惡化。”他停了停,繼續說,“這不僅是往黃浦江里倒泥沙,更是往我們的眼睛里揉沙子!”

            專案組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取證。事發水上,犯罪行為又是在暗中發生,如何才能抓“現行”?更別提還要形成互相印證、牢固不破的證據鏈了。

            大家集思廣益,很快形成了一個工作方案。當晚7點,所有參戰警力到崗。“浦江蛟龍”,已經做好出擊準備。

            施工現場水域附近,水警睜大眼睛,暗中監控,負責拍攝運泥船裝泥、離泊的視頻,并適時發布行動指令。

            浦江沿岸的某個秘密碼頭,肖琳坐鎮在公安210巡邏艇上,隨時準備跟蹤、攔截。

            在南園濱江、日暉港上游、龍華港大橋、龍騰大道2500號這4處觀察點附近,袁孝偉帶隊暗中監控取證,準備拍攝運泥船釋放泥漿和掉頭的視頻。

            ……

            這邊統統準備到位,那邊卻遲遲按兵不動。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眼看著時針躍過了晚上8點、9點、10點,甚至11點,對方還是沒有開工的跡象。

            莫非打草驚蛇了,抑或對方改邪歸正了?

            正當眾人都有些沉不住氣時,晚上11點15分,嚴勇發現,運泥船開始裝泥了。看來,對方是特意趁夜深人靜時干這種違法勾當的。

            于是,攝像機里,清晰地記錄下運泥船裝載泥漿、滿艙出發的影像。

            行動!嚴勇發令。所有參戰人員精神為之一振。

            晚上11點45分,第一條運泥船裝載完畢,如往常一般,朝上游駛去。可是,讓人意外的是,他們連第三個攝像取證點都沒開到,就匆匆掉頭返航了,而這個點,距離出發點才一千米左右。

            看來壞人作起惡來,真是沒有底線。

            嚴勇趕緊調兵遣將,把人員調撥到更近的1號、2號點。0點30分,第二條船滿艙出發。民警王磊等人攜裝備剛趕到江邊,爬上高處,就看到這條船開過來。他忍住氣喘,盡量端穩攝像機,拍下船只空艙掉頭的一幕。而這一次,出發才20分鐘,距離出發點還不到500米。

            就在駕駛員揚揚得意吹著口哨返航之際,一艘公安巡邏艇閃著紅藍警燈攔在前方。果然不出所料,船艙里已是空空如也,出發時滿載的200余噸泥漿已不見蹤影。

            公安210巡邏艇攔截成功后,把運泥船押回碼頭。隨即,船隊人員被警方傳喚。

            人證、物證確鑿,沈老板見無法抵賴,只得交代說他們常常選在后半夜傾倒淤泥,通常4分鐘就能放完200方,至今已將2000余噸泥漿傾倒入黃浦江主航道……

            這是上海公安破獲的首例向黃浦江傾倒泥漿破壞航道案,引發社會高度關注。隨后,在水警、交通、海事等多部門聯手整治下,此類行為得到遏制。

            徐匯濱江的保安老羅感覺今天的江風有些異樣。他駐足,佇立,靜聽,終于聽到風里夾雜著一個女人微弱的聲音,若隱若現。他循聲往江中一望,天哪,竟然有個人漂浮在航道中心的航標浮筒旁。

            時間是2017年4月6日10點多。

            袁孝偉接到出警指令后,挑選了一艘6.5米長的公安艇。他是隊里的“總艇長”,對隊里五大類大大小小26艘公安船艇如數家珍,小到3.4米長、航速55節的雅馬哈摩托艇,大到42米長、航速24節的多功能指揮艇,上到駕駛艙讓人眼花繚亂的各類儀器,下到機艙里水、電、油、滑四套輪機系統,他都能輕松駕馭。因為這次的目的是救人,船太大反而礙事,這種高速救生艇船體小、速度快、船舷低,轉彎半徑小,是最佳選擇。

            袁孝偉一行五人全速趕往現場。

            4分鐘后,公安022艇到達現場水域。果然,在118浮筒旁邊,有一個女子正死死抓著系在浮筒上的繩索,身體大半沒入水中。

            竟然會有人漂在江中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幾位隊員來不及好奇和多想,馬上著手救人。

            航標浮筒直徑約3米,露出水面2米多高,一般人是爬不上去的。所幸浮筒上系有一段廢棄繩索(可能是小船停系時留下的),女子兩只手緊緊抓住這根救命繩,被凍得瑟瑟發抖,明顯體力不支,連呼救的力氣都沒有了。情況萬分危急!

            老法師袁孝偉駕駛022艇,直接接近浮筒,停機,打舵,巧借潮水走向,將船艇穩穩地漂到落水女子身旁。其他四人合力將女子拉上公安艇。

            10點33分,他們回復指揮中心:已將落水者救上公安艇,生命體征穩定。

            高度緊張加上冷水刺激,女子看起來面色慘白,嘴唇發紫,眼神里是劫后余生的后怕。

            022艇迅速返回盧浦公安碼頭。

            隊里早已準備好了熱氣騰騰的姜茶,兩位女民警迎上來,幫助落水女子沖洗驅寒,為其換上“愛心衣”——隊里有個傳統,每年民警和家屬都會捐出許多衣物,提供給意外落水者和輕生獲救者換穿,倉庫已經堆得滿滿當當,各種尺寸、厚薄、式樣都有,讓人穿在身上,暖在心里。

            待女子驚魂稍定后,兩位警花噓寒問暖,和她聊起了家常——這又是隊里的一項傳統,“救人”更“救心”,在當事人獲救后,及時進行勸慰、開導,幫助他或她走出人生迷茫。

            可這一次,兩位警花完全沒有用武之地——因為女子不是想輕生,是意外落水。原來,當天她和老公兩個人駕駛一艘貨船運貨,丈夫在船頭開船,她在船尾生煤爐準備做飯。不料,一個大浪打過來,船猛地一顛,她腳下一滑,跌入江中。她急得大叫,可丈夫在轟鳴的機器聲里絲毫沒有聽見,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貨船揚長而去……還好她水性好,趕緊游向最近的漂浮物118號浮筒,死死抓住浮筒上的繩索。茫茫水域,她在江中心的浮筒下顯得那么渺小,接連幾艘路過的大船都沒有發現她,還差點被卷進去;離岸邊又很遠,她的呼救聲根本沒人聽見;在冰冷冷的水中,她感覺身體越來越冷,呼救聲越來越小,意識開始模糊……就在這時,幾雙有力的大手伸了過來……

            隊里民警給她老公打電話時,她老公正歡快地哼著小曲,一路把船開到了寶山羅涇,渾然沒有發覺老婆不見了。民警心想,看來這個馬大哈老公回去要跪搓衣板了。

            幾天后,一艘貨船停靠在盧浦公安碼頭。夫妻倆帶著當地土特產和一面鮮紅的錦旗,專程趕來感謝救命恩人。土特產當然是婉拒了,倒是這面錦旗至今還留在支隊會議室里,靜靜地述說著這個溫暖人心的故事。

            2017年4月的一個夜晚,在外灘駐點巡邏的公安艇發現,對面浦東陸家嘴水域出現一條鬼鬼祟祟的快艇。民警用高倍望遠鏡觀察,這艘長約5米的快艇上坐了兩個人,正沿岸邊低速逆行,好幾次與正常航行的船只擦肩而過,可謂險象環生。

            須知,黃浦江也是分航道、航向的,所有船只靠右行駛。這條逆向的快艇存在重大安全隱患。

            駐點巡邏是支隊一大特色。為了確保核心水域“1分鐘響應,4分鐘到達”,支隊特地在外灘公務碼頭設立一間“核心水上辦公室”,派駐專門團隊。戰斗小組每班五人,由民警和文員組成。早上9點到晚上10點,戰斗小組駕駛公安艇,在外灘天文臺附近水域駐點巡邏;其余11個小時,組員在碼頭和衣而臥,隨時準備出動。周而復始“三班倒”,24小時全年在線。

            公安艇向對面的快艇飛速駛去,同時用高音喇叭要求它停船接受檢查。可快艇上的人置若罔聞,一看公安艇駛近,趕緊加速沿著岸邊淺灘逃之夭夭。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過了兩天,這條快艇不僅自己來了,還帶來兩個“小伙伴”,組成了一支小型船隊,有時沿浦東岸線,有時沿浦西這一側,在水上橫行霸道。公安艇多次出動攔截,可既要顧及對方安全,又要考慮自身吃水,多次無奈地放棄。

            三條快艇在黃浦江上和水警玩起了“躲貓貓”。

            嚴勇決定派人徹查此事。

            民警王磊接手后,也十分好奇:這三艘快艇到底是干什么的?是在觀光旅游呢,還是在偷運貨物?只有找到他們,才能揭開謎底。

            沿著快艇的來路和去路,支隊派出多艘公安船艇沿途搜索大小碼頭,甚至深入到支流港汊,卻一無所獲。

            王磊心想,水上人家是另一個江湖,也許那里會有知情人。

            于是,他們逐一走訪船民的聚集點,拿著照片一家家詢問。終于,蕰藻浜的一戶船家反映說他好像在長興島某處見到過這幾條船,還聽說船主是電捕魚的。

            電捕魚?!王磊半晌沒反應過來。他以前也曾勸阻過在江里、河里抄網撈魚的人,但敢堂而皇之在黃浦江里開船捕魚,還是用電捕魚的,倒真沒有見過。

            王磊溫習了一下漁政方面的法律法規。根據《上海市黃浦江航道管理規定》,黃浦江自吳淞口燈塔至閔行發電廠全長67.35千米的流域內都不是漁業水域,禁止捕魚。同時,每年上海都會發布《黃浦江和內陸水域禁漁期公告》,禁漁時間通常從2月至5月,為期3個月。這可是明目張膽地在違反“雙禁”,破壞了黃浦江的生態平衡不說,還影響了通航安全。

            幾天后的一個清晨,王磊帶隊追蹤到了長興島的一處錨地,這是毗鄰長江的一個避風港,里面停有十幾條居家船。讓他牽掛許久的那三條快艇就靜靜地停在坳口里,走近一看,船尾掛有一個高速引擎,船艙里有用金屬線纏繞的網兜、變壓器、氧氣泵,還放著抄網和幾個特大號塑料箱,船體兩側還裝有漁網。

            測算好潮汐走向后,嚴勇果斷決定收網。

            4月28日凌晨3點,外出電魚的三條快艇滿載而歸,被等候已久的民警逮個正著。現場抓獲非法從事電捕魚作業的犯罪嫌疑人6人,查獲高速掛槳機快艇3艘,繳獲一批作案工具和漁貨。

            漁政人員進行了現場取證及鑒定,并制作行政筆錄。經現場核查、比對和校秤,本次行動共查獲電捕魚用具3套,包括變壓器3個、電瓶6只,查獲鱸魚、鯽魚、青魚、黑魚等一千余斤。最終,幾名偷魚者受到法律嚴懲。

            風聲傳開后,黃浦江上非法捕撈現象基本絕跡。

            采訪瞿樂時,他正在公安215艇上當值。這是一條長23.5米、排水量近50噸的巡邏艇,最高航速18節。我發現,駕駛艙配備有一套先進的“多元聯合感知作戰系統”,它把雷達、AIS、光電諸多數據融合呈現在同一張電子海圖上,直觀、方便。智慧公安,讓“浦江蛟龍”更加神通廣大。

            和普通船艇不同,艇上配備了充足的救生設備,既有帶鉤竹竿、帶圈竹竿、輪胎救生圈“老三樣”,也有橙色救生圈、可伸縮式救生桿、跨背式救生浮標升級版“新三件”,還隨船配備有應急處突裝備箱、緊急救護醫療箱等。

            支隊里,有個專用名詞叫作“投浦救生”。瞿樂的故事,要從2019年1月9日講起。

            那天下午正值天文大潮,黃浦江水位很高。瞿樂和幾位同事按慣例,把船開到外灘天文臺附近駐點巡邏。這是支隊精心選擇的“黃金點位”,到外灘很近,離對面的陸家嘴也不遠。

            潮水從下游漫上來,“船老大”技術嫻熟地調整好舵位和速度,讓船只處于動態平衡中。因為發動機始終在怠速運轉,所以空氣中一直有“嗡嗡”的聲音,船體地板也一直在共振,讓人昏昏欲睡。老民警常對新來的人開玩笑說,第一周上船暈,兩腿軟;第二周是上岸暈,兩腿軟。此話不假。

            就在這時,有人發現前方某處江堤突然人群聚集,還有人在吶喊和揮手。還來不及回應,就遠遠看見一個身影從江堤上墜下,投入茫茫江水中。狂風,把岸上焦急的呼救聲撕成了碎片。

            艇長急得大叫,把船開過去!巡邏艇全速啟動,只用了一分多鐘就開到現場水域。水面上,有一位穿羽絨服的女子正在江水里掙扎,臉部倒扣在水里,四肢下意識地在抽動。

            瞿樂情知不妙。經驗豐富的他知道,黃浦江上有潮涌,下有暗流,水文復雜,此時的水溫更是接近零攝氏度,落水者出現面部朝下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是身體降溫太快外加體力不支所致,命懸一線!

            此時此刻,每一秒都是在和死神賽跑。

            說時遲那時快,瞿樂一個箭步,躍入水中。身上的充氣式救生衣遇水彈開,冰冷的江水剎那間沒至肩部,可他根本感覺不到寒冷,因為腦海里只有一個火熱的念頭——把人救上來!

            他奮力向落水者游去,在洶涌的江水間劈開一條路。拽住對方,把臉翻轉過來,用力托出水面,一路把她拖回到船艇后方的救生平臺。套在身上的羽絨服已經浸滿了水,加上女子自身體重,足足有200多斤。女子臉色白得像張紙,嘴唇發烏,已經沒有知覺。幾個人費力地把她拽上去,抬到船艙里的開闊處。三個人爭分奪秒做起心肺復蘇。瞿樂心急如焚,窒息一旦超過3分鐘,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腦損傷甚至腦死亡。冬天救援最大的敵人,就是缺氧加低體溫。

            與此同時,巡邏艇像一支離弦之箭,往外灘公安碼頭飛速駛去。

            到了碼頭,多名民警接力加入救援隊伍,持續不斷地為落水女子做心肺復蘇,一直做到“120”趕到為止。不幸的是,“120”急救人員在搶救了半小時后,還是回天無力。

            看到女子的身體一點點變得僵硬、冰冷,看到她停止了脈搏、沒有了氣息,瞿樂非常難過,還帶著些自責。他想,如果當時我能游得再快點,如果“120”趕來得再及時點,如果碼頭上有更加先進的急救設備,也許就能從死神手中搶回這條鮮活的生命。可是,生活中并沒有這么多如果和假設……

            瞿樂站起來,眼眶濕潤地沖死者微微鞠了個躬。

            警長張文磯走過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對瞿樂的心情,他十分理解。瞿樂的經歷他也曾經歷過,也有過同樣的無力感。每一條生命的逝去,都值得我們去痛惜和銘記。對支隊里的許多人來說,瞿樂的經歷也是大家的共同經歷,瞿樂的心情代表了大家共同的心情。每當成功救起一位落水者尤其是投浦輕生者時,大家都會奔走相告;而一旦不幸與鮮活的生命失之交臂,大家都會悶悶不樂。

            近年來,水上巡邏支隊的隊員每年都要在黃浦江水域救起幾十位落水者。2019年,已經成功救起35人。支隊長嚴勇告訴我,每當我們救起一位輕生者,就相當于給了他或她一次重生的機會,挽救了一個家庭,所以每到這種時候,我們的民警都會不遺余力。支隊里已經有很多人考取了救生員資質:有高級救生員1人,中級救生員4人,初級救生員20多人……而且,在黃浦區紅十字會的支持下,外灘公安碼頭已經配備了AED心臟除顫儀,救援成功的概率將大大提升。

            只有尊重生命的人,才值得被人們尊敬。

            “時刻準備一聲令下,蛟龍迅出發;危急時刻顯身手,百舸齊爭流……”這首由支隊民警唐誠作曲作詞的《水警之歌》鏗鏘有力,正是水上巡邏支隊的真實寫照。近三年來,支隊榮立集體二等功2次,榮獲“上海市進博先鋒行動先進基層黨組織”等多個稱號,民警獲個人三等功6人次,個人嘉獎及通報表揚百余人次。

            即便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浦江蛟龍”也在時刻出擊。

            2020年2月2日上午,一艘貨船欲違規停靠黃浦江親水平臺,被正在江面上巡邏的支隊民警及時發現。在了解到有船員受傷,急需上岸就醫后,民警現場測量了體溫,做了細致登記,對其違規靠岸的行為進行了批評教育,并將傷員帶上公安艇,讓其同事陪同前往醫院就醫——既有嚴格執法,又不乏人文關懷。

            3月20日上午,民警在巡邏中發現外灘廣東路有人員聚集。公安216艇迅速趕赴現場,從水中救上一名投浦輕生的老人。返回碼頭后,由于老人體溫過低,民警迅速幫老人脫去濕衣服,用熱水助浴,換上民警們前期捐贈的干凈新衣,奉上一杯熱氣騰騰的姜茶,同時還進行貼心的心理疏導,幫助老人放棄輕生念頭。

            4月2日上午,支隊民警在登船檢查時,發現一條船上的實際人數竟然比原定配員少了一人。這時,船老大回想起前一日晚上船舶停靠碼頭裝貨時,與女方曾發生激烈爭吵,彼此傷害過,可現在女方卻沒了蹤影,難道是賭氣跳江了?他頓覺心灰意冷,大叫一聲“我也不想活了”,縱身跳入江中。現場公安115艇上的民警迅速展開救援,成功將其救起。后經民警多方查找,得知女方那晚已經賭氣上岸,悄悄返回老家,船老大得知后終于放心,對民警感激萬分……

            “浦江蛟龍”,就是由這樣一個個可親可敬的個體組成的。

            他們曾為瀕死者做半小時口對口的人工呼吸,毫不忌諱,也曾在一個晚上接連救起三位輕生者;他們既能勇敢撲滅貨船燃起的熊熊大火,也能拯救出不慎擱淺傾覆的沉船;他們妥善處置過復雜的外籍船舶故障,也曾成功處置過“6·5船舶沖撞徐匯濱江護欄”這樣的大事件;他們還曾跳進齊腰深的水里打撈浮尸,把嵌在礁石里的碎尸一塊塊取出來,只為還死者一個尊嚴……

            如今,為了更好地乘風破浪、揚帆起航,支隊長嚴勇、政委周朝暉等水警正在思考如何為公安船艇“加個眼睛”“多個腦子”,讓它更加耳聰目明,正在探索無人艇加水下機器人的新模式。而這一切,只為了讓浦江、讓申城更加平安。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上海水警,亦如是。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一分PK拾 www.jasmineevanscoach.com:巴塘县|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沙雅县| www.ladylvhandbagsale.com:邛崃市| www.chimuwaza.com:出国| www.cf1000.com:和平县| www.xawydz.com:安远县| www.ordynacka.com:浦江县| www.923007.com:富裕县| www.showproducer.net:酉阳| www.jt-pen.com:石台县| www.christarobillard.com:庆安县| www.hongkongpartybus.com:临汾市| www.cp6770.com:阳信县| www.inretrospectweb.com:海城市| www.0523163.com:绍兴县| www.modernimagelisam.com:宜春市| www.diaosizz.com:威海市| www.patenaude-trempe.com:青神县| www.pj88837.com:泗洪县| www.thehappyendisnear.com:涞源县| www.daliancreation.com:平定县| www.vsexpesenok.net:皮山县| www.yjefu.com:平乐县| www.bikersforbeth.com:兖州市| www.yumaoziyuan.com:东辽县| www.toystorez.com:辽宁省| www.bieber-fever.net:会宁县| www.wwwhg5416.com:昭苏县| www.appletwig.com:临泉县| www.hongdachen.com:安龙县| www.nazliyarim.com:太仓市| www.wyadorkable.com:五家渠市| www.fs-olk.com:莱阳市| www.lee4mayor.com:西昌市| www.sproutstudio.net:兰西县| www.rynhd.com:营山县| www.youjiao2.com:石家庄市| www.abdulkafi.com:武宣县| www.aquaherbals.com:西盟| www.52syn.com:哈尔滨市| www.wearetsk.com:靖宇县| www.tattoo-drawings.com:齐河县| www.blackspaceidp.com:普定县| www.mrtentllc.com:阿拉善右旗| www.08981314.com:普格县| www.zj-888.com:濮阳市| www.dualbux.com:永丰县| www.sijiecn.com:大同市| www.asksworld.com:宕昌县| www.zgmtt.com:湘潭市| www.c-c-creekside.com:怀集县| www.yourlifebar.com:抚宁县| www.emedicalweb.com:广元市| www.agence-merevimmo.com:大连市| www.altoconhecimento.com:益阳市| www.bungalowsturismar.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abouthorses.net:巍山| www.ridgwaytowing.com:通化县| www.wine2africa.com:孟州市| www.beautifulhealthyliving.com:大兴区| www.acadiespatiale.com:睢宁县| www.imoglobalchance.com:罗源县| www.auto-exclusive67.com:华安县| www.blackspaceidp.com:晋江市| www.amusementsrereko.com:共和县| www.airsolution-group.com:河东区| www.unlockbootloader.net:科技| www.shipwatch.org:瓮安县| www.charitybackpackers.com:会宁县| www.agenciaaccords.com:汕尾市| www.936729.com:康平县| www.316gm.com:个旧市| www.chaton-mignon.com:太和县| www.modemize.com:叙永县| www.n7992.com:舟曲县| www.chery-ruixiang.com:龙游县| www.quizgrok.com:沙坪坝区| www.g8586.com:汾西县| www.extrapolater.com:卢湾区| www.99533b.com:柘荣县| www.biganimaimovies.com:鄄城县| www.559367.com:新巴尔虎右旗| www.banchuan888.com:梅州市| www.jnwbk.cn:襄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