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ljn63"></b>

    1. <rp id="ljn63"></rp><rt id="ljn63"><meter id="ljn63"><p id="ljn63"></p></meter></rt>
    2.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tt id="ljn63"></tt>
    3. <tt id="ljn63"></tt>
          <rp id="ljn63"><menuitem id="ljn63"></menuitem></rp><cite id="ljn63"><pre id="ljn63"></pre></cite>
          <b id="ljn63"></b>
        1. <rt id="ljn63"></rt>

          <cite id="ljn63"><span id="ljn63"></span></cite>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東方利劍 > 精彩小說

          黑谷魂

          來源:《東方利劍》 作者: 薛 萌

            黑谷深處傳來一聲沉悶的槍聲。

            子彈從他的左腿穿過,但沒傷及骨頭。血從那撕裂開的肌肉處淌了下來,隨后是鉆心地疼。終于,他放棄了越過就在近處的斷崖奪路逃生的欲望,脫下身上的白色囚衣,撕成幾條長帶,把傷口裹扎得緊緊的。他失去了最后的勇氣和力量,無力地靠坐在一塊長滿青苔的巖石邊,望著幾乎把山野烤熱了的太陽,大口大口地吐著粗氣。五年前,他是這一帶出名的“蛇醫”。后來為達到與一位有夫之婦長期姘居的目的,竟起歹心將這位婦女的丈夫毒死,沒想到目的沒達到,自己倒被判了“死緩”,投進了距家不遠的省第一監獄。他是闖蕩江湖“野”慣了的人,這時時受約束的監獄生活使他感到了絕望。他曾幾次企圖越獄逃跑,但都沒能如愿。可沒想到昨天收工時,老天賜給他一個絕處逢生的機會,趁人不注意,他藏了起來。天黑后,他把一個上廁所的管教干部擊倒,而后剝下他的警服穿好后混出了監獄。逃出獄后,為了不惹人注目,他脫下警服,憑著熟悉的山路,七轉八轉來到了黑谷。黑谷是條恐怖之谷,因這里盛產一種渾身墨黑的毒蛇而得名。當地的老百姓很少到這里來活動。

            好些年前,兩個越獄逃跑的犯人,因不熟山路闖進黑谷而被毒蛇活活咬死。過后,從監獄逃跑的犯人再也沒有人敢越黑谷一步。可他不怕,一則他有制伏毒蛇的本領,二則進監獄前他幾次到這里采集蛇藥,熟悉這里的地形。就這樣,天亮后他巧妙地躲避了三批監獄派出的搜索小組。正當他為自己的成功而感到慶幸的時候,墨綠的樹林里閃出一團橄欖綠,“不許動!”一聲猛喝,一支烏黑的槍口對準了他。他一陣顫抖,躍起身子在樹林里拼命地轉了幾圈后奪路而逃,可沒想到身后的槍響了……

            一陣腳步聲逼近,他靠著的那塊巖石旁出現了一位全副武裝的警察。

            他緊扣著扳機,只要眼前這位高大結實而又有幾分粗野的罪犯有一絲反抗的表示,槍管里就會吐出憤怒的火焰。罪犯沒動,畏葸的目光緊盯著槍口,陰沉而又細長的臉在劇烈地抽搐著。此時,他看清了罪犯那受傷的腿,傷口滲出的血染紅了那包扎著的白布條。本來他這一槍是不想打的,可是他從罪犯逃跑時那熟練的樣子中感到了威脅。為此,他慢慢地舉起了槍,隨后槍響了……

            昨天夜里接到報警后,他們班分成了三個搜索組,他分在第一組里。夜里本來視線不好,再加上在樹林子里搜索,不知不覺他同別人失去了聯系。他在樹林里一直轉到天邊發亮時才發覺自己已迷失了方向。他乏倦地凝視周圍連綿的群山有些茫然了,搞不清自己此刻在什么地方。開始他總在一個地方,祈望其他人能來找他。可當太陽升高后,特別是林子里逼來的陣陣悶熱,使得他對自己的祈望失去了信心。他走了,沿著山崗的一側朝那條狹長而又深幽的谷底走去。就在他為自己的出路憂愁時,他發現了那正在追捕的逃犯,頓時勞累以及為自己迷路而產生的憂慮統統消失了,他迅速地取下自動步槍,推上子彈把槍口對了過去……

            陽光把樹葉曬蔫了。空寂的山谷里無一絲涼意。

            他不再像剛才那樣害怕正對著自己的槍口了。抬眼透過樹間的縫隙望了下那耀眼的太陽。忽地他感到一陣刺痛,眼前猛地爆出一團光亮的火球,周圍的一切變得模糊了……他待眼前一切清晰后,撫摩了一下傷腿,瞥了下正注視著他的那個身子不高、臉上還有幾分稚氣的警察,心里明白此時此刻再想逃已是不可能的了。想到這里,他感到心跳加快了,支撐著的手臂也有些抖動了,如果就這樣被押回監獄那么必死無疑,因為他又犯下了新的罪行。他無力而又絕望地垂下了頭……驀地,他的目光變得凝滯了,他看見那位警察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一條渾身黑色的毒蛇正緩慢地游動著。此刻,他內心里一下變得興奮了,他希望它能咬住那位警察,這樣用不了一個小時這位警察就會死去。他極力掩飾著自己的神情,有意將目光移向別處,以免引起警察的注意。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條毒蛇就在離那位警察只有尺把遠的地方,不知什么原因游進了一旁的灌木叢里。他惋惜地嘆了口氣。不過此刻他看到了希望,這希望興許能使自己死里逃生。他將手指伸進嘴里,猛地吸了口氣,緊接著聽起來輕悠而又動聽的聲音從他嘴里飄了出來。沒一會兒,那條鉆進灌木叢中的毒蛇又游了回來。不過此時那位警察已有了準備,發現身后逼近的毒蛇后,趕緊靈活地換了個地方。見此情景,他嘴里發出的聲音變得短促了。沒一會兒,在那位警察的周圍出現了十多條毒蛇,它們昂著頭等待著發起攻擊的最佳時機。他眼紅了,拼命地吹著,恨不得讓那些毒蛇一口吞下自己的對手……突然,幾聲清脆的槍聲,一下把他驚住了。他呆呆地朝前望去,只見那烏黑的槍口冒著一縷青煙,幾條被打斷了身軀的毒蛇在地上掙扎著,其余的不知是因為槍聲還是火藥味的緣故都溜走了。那位警察猛地上了槍刺,一步步地向他走來,他一陣悸動,心想,這下完了……

            空氣一下子變得凝固了。

            他變得憤怒了。真的,他沒有想到這位已經落網的罪犯會來這一手。那一長一短的聲音還沒聽出個所以然來,那些咄咄逼人的毒蛇已將他圍住了。此時,他完全明白了罪犯的企圖,他沒有其他的防備本領,緊握自動步槍,就在毒蛇向他出擊的瞬間扣動了扳機,終于,他從一個危險的境地里逃脫出來。此刻,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了,把心中的恨傾注于那閃著寒光的槍刺上,他相信它完全能刺中那罪犯的心窩。可是,當他就要接近那罪犯時,本能地站住了,他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做,要讓罪犯活著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他大喝一聲。罪犯被他的聲音懾住了,慢慢地撐著那巖石站了起來。興許是傷痛的緣故,那罪犯輕輕地撫了下腿,而后倚靠著巖石一動不動。他趁罪犯沒留意,快速向前照著那條傷腿猛踢一腳,當罪犯還沒有從突然襲擊中清醒過來時,他已將罪犯翻倒在地,而后迅速取出警繩將罪犯雙手捆住,再將手臂上扎著的毛巾取下塞進了罪犯的嘴里。

            面對這樣一個高大結實而又兇殘的罪犯,他沒有其他選擇,只有將罪犯徹底制伏,才不會給自己帶來像剛才那樣的危險。他成功了,罪犯在陣陣的疼痛中屈服了。他抹了抹額角的汗珠,重新操起自動步槍,朝山谷的四周脧視著。是的,他此時此刻急需搞清監獄的方向,好尋找回轉的路。當他的目光無意地與地上那幾條被打死的毒蛇相遇時,猛地一怔,他想,我不能這樣,不然會讓罪犯看出我的困境會壞事。他不再猶豫了,抬了抬自動步槍,要罪犯朝前走去。往哪兒走?他也不清楚,可是此刻又不得不給罪犯下命令。罪犯在他的槍刺威逼下,照著命令朝山谷的底部走去。突然,他好像被路上的什么東西絆了一下,接著腳踝處被什么重重地咬了一口,隨之他感到一陣熱辣辣難忍的刺痛。他趕忙朝地上望去,一條粗壯的黑色毒蛇已在一邊的灌木叢中消失了。他明白了,自己已被毒蛇咬了……

            太陽是熱的,空氣也是熱的。

            汗水不時地從他那赤裸裸的背上冒出,而后又從背脊梁淌下。他感到反綁著的手在發脹,在麻木,過后是沉下去的疼痛。他想說些什么,可嘴被堵著,心里憋得難忍。他拖著那條傷腿艱難地在起伏著的山谷里走著,那些帶刺的灌木在他身上留下了條條細小的傷痕,可他似乎并沒有感覺到,因為此時此刻浮現在他腦海中的是刑場,是自己被處死的那一瞬間的情景……越是臨近墳墓,他求生的欲望就越強烈。他絕望地注視著腳下的路,忽地發現就在前面不遠的一棵枯爛的榆樹旁,一條一條黑色的毒蛇盤繞著,像堆正在霉變著的牛糞。他本想繞開走,可聽著后面跟著的腳步聲,他改變了主意,他照直走去,從枯爛榆樹的一側繞了過去,他算準如果不出差錯的話,那警察肯定踩到蛇的身上。果真不出他所料,過了很短的時間身后傳來了一聲驚慌的喊叫。他心里一樂,好像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線希望,他清楚這毒蛇的毒液只要注入這位警察的軀體,那么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完蛋。

            在偌大的山谷里,除了他能治療這種毒蛇的咬傷外,沒有第二人。他欣慰地昂起頭,望著碧透了的天空,嘴角露出了冷笑。身后傳來了命令他停住的聲音。他站住了,而后慢慢地轉過身。他以一個勝利者的目光,把對方細細地打量了一下,盡管對方臉色有些潮紅,但整個神志異常安寧。難道沒有被毒蛇咬住?不,憑他的直覺,憑他看過無數種被毒蛇咬傷的臨床表現,完全可以肯定蛇的毒液已經進入了對方的血液。他感到整個身軀寬松了,那反綁著的雙臂不再發脹和麻木了,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那毒液發作上,這樣他就可以解脫,他就可以不用走向那可怕而又令靈魂不安的斷頭臺。他大膽地望著對方直對著自己的那支自動步槍,不再感到它的存在是個威脅,而且他隱隱地感到它在一陣陣地顫抖……

            太陽有些西斜了,山谷里變得昏沉了。

            他剛才還感到汗流浹背,熱得難以忍受,可此刻卻像一下掉進了冰窟窿似的冷得發抖。他明白自己的反常是蛇毒在自己身上起作用了。他從衣袋里掏出根帶子在腳踝的上部扎緊,這是小時候他同別的孩子在田野里玩耍時學的,據說這樣能阻止蛇毒往心里鉆。帶子是扎緊了,蛇毒引起的腫脹還是慢慢地朝上延伸著。他望著淌著一絲血水的傷口,心變得凝重了。他記得小時候母親一再地對他說過,自然界的生靈傷害不得,傷害了它們人會遭到報應的。難道此刻自己所處的境地正是先前對那些毒蛇采取驅散和消滅政策的報復?盡管他知道母親講的是荒唐的,可不知怎么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母親講的那些話。腿的腫脹在繼續,身子的顫抖在加劇,眼前似乎也有些昏花,還有整個腦袋也在隱隱作痛,這一切在向他表明,堂堂的血肉之軀并不是蛇毒的對手。他清楚要不了多久,自己將會突然倒下離開這個世界。這對他——一個涉世不久的青年來說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因為在他的人生路上還有無數美好的東西在等著他。真的,他不想死,在正式成為軍人之前他曾對伙伴們發過誓,到了部隊一定要當英雄,就是死也要死得壯烈,可此刻他卻要倒在誰也不知的山谷里,他有些后悔,可當他的目光與那罪犯的目光相遇時,突然想起自己還有救。他困難地朝前移動了幾步,而后吃力地喊道:“我被毒蛇咬了……”他曾親眼看見這位罪犯給自己的班長治過蛇傷,那技術可沒說的。他見那罪犯毫無反應,又連著喊了幾聲。對方的眸子終于轉動了,嘴里沉重地“哼”了幾聲。他明白,此時不把罪犯口中的毛巾拿出來,說什么都是無用的。他上前從罪犯嘴里取出了那塊毛巾……

            一條黑色的毒蛇在一塊褐色的巖石邊蠕動了一下,在一旁的灌木叢里消失了。

            “你被蛇咬了?”他望著隱藏著毒蛇的灌木叢。

            “是的。我知道你會治。”警察握著自動步槍的手有些松了。

            “看你樣子活不了多久了。”

            “真的?可我……”

            “不過,我還能救你。”

            “這我清楚。”

            “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吧。”

            “我們兩人都已到了死亡的邊緣,可我們相互都能救對方的生命。”

            “就這樣?”

            “是的。這可是天賜良機,你我都不要放過了。”

            “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你會慢慢地死去,而我……”

            “你也會死的。”

            “何必要同自己年輕的生命開玩笑呢?死畢竟是可怕的,再說在這兒除了你與我沒別的人,只要你答應了,我們都能活下去。”

            沉默,仿佛整個自然界的生命都消失了。

            他感到胸悶得很,呼吸也有些困難,寒冷像魔鬼似的纏著他,使他不時地緊縮著身子。難道真的就要這樣悄悄地離開人世了?他望著旁邊的一簇惹人喜愛的小黃花,目光變得凝滯了,這是多么可愛的小生命啊,那墨綠的細小枝葉,那鵝黃色的細圓花瓣,給人以活力和希望。良久,他的目光從小黃花上移開,把手攥得緊緊的,是的,他不愿這樣死去。好些年以前,他父親是村子里數得上的一條壯漢,有一年入夏后,連著幾夜的大暴雨,山溝里突然發了大水。那洶涌的水勢不到個把鐘頭就把村子淹了。當時村里的人除了葬身在水里的,都擠到了村后的那座孤山上。

            可沒想到天亮后,有人發現有數百條毒蛇組成的蛇群在翻滾的洪水里掙扎著也上了這座孤山。那蛇群上岸后,不知是為了擴大地盤還是其他什么目的,向擁擠的人群游來了。人群頓時混亂了,生怕遭蛇群毒害。就在這時,他父親帶領幾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小伙,操著家伙與那群毒蛇展開了生死血戰。聽母親說,人與蛇的搏斗一直持續到天黑,終于那毒蛇群敗退到了滾滾的洪水里。可父親因毒蛇咬傷無法得到醫治,在天亮之前死去了……

            沒想到今天他自己也……不,我不能死。是的,他明顯感到毒素引起的腫脹還在繼續往上延伸,要不了多久毒素就會達到心臟,那時心臟就會麻痹,會衰竭,會死亡;心臟死亡了,人也就死亡了。真的,他想答應對方提出的條件,反正都是為了活著。他晃動了一下自動步槍,突然注意到鑲著黃色牙線的警服,想起入伍后指導員對他講起的那些話,覺得自己變得陌生了。太陽在慢慢地走著,他覺得心臟跳得緩慢了……

            不知從哪里飄來幾朵云,山谷里留下了一片陰影。

            他渴望能在這場生命與生命的拼斗中獲勝,可等了好一會兒不見這警察最后拿定主意。他看得出,這位警察正痛苦地處在如何選擇生命的邊緣。但不管怎樣,他已做好了兩手準備,一是雙方的生命都不失去,二是瞅準機會逃跑,而且越快越好。他朝山谷邊偷覷了一下,周圍的地形對逃跑后隱蔽是極為有利的,唯一使他感到難辦的是反綁著手的那根警繩,不搞掉警繩要逃跑是危險的。長時間的捆扎,使他的手幾乎失去知覺,試不出警繩的牢度,他裝出痛苦的樣子靠到了一棵雜樹旁,而后用力將警繩在樹干上摩擦著。樹干在輕微地搖晃。突然一陣吆喝,盡管聲音是抖動的,但使他驚悸了好一會兒。他不動了,朝前望去,那黑洞洞的自動步槍口重心已經偏下,再也不像先前那樣正對著自己了。盡管這樣,他也不敢再在那樹干上滑動了,因為對方的手指還扣在扳機上,只要稍稍一用力,一連串的子彈就會朝他直飛而來。他緘默地注視著眼前這位警察蒼白而略微有些青紫的臉,還有那臉上抽搐著的肌肉,不明白,直到此時這位警察還在猶豫什么。他想:“真的,只要放我一條活路,我絕不會……”

            不知從哪里飛來幾只紅頭蒼蠅一直圍著他那條傷腿轉,他避了幾下,沒留心身子一歪失去重心摔倒了。他感到那條還流著血的傷腿一陣陣鉆心地痛。他在地上掙扎了好一會兒,也沒能站起來。終于他感到體力有些不支了。他不動了,眼睛凝望著天空,那神情仿佛整個心靈都已被上帝收去似的。真的,此刻一種后悔從他的心底里油然而生,他覺得自己從監獄脫逃后不應該來闖黑谷,興許從另外一個地方出逃就安然無事了,可現在卻陷入了欲生無望,欲死不能的境地。邊上的灌木叢里傳來一陣窸窣。他驚恐的心一下變得緊張了,他清楚這黑谷里的毒蛇你就是躺著不動,它也能辨別出人味來,主動發動進攻。是毒蛇嗎?他默默地閉上眼睛,看來是必死無疑了……

            一切又歸于寧靜,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先前的那種奇冷被另一種狂熱替代了。他感到心肺燒得難以忍受,口渴得要噴出火來,還有那痛得要脹裂的頭……他把警服全脫了下來,只留下一條褲衩,然后端著自動步槍朝著那個罪犯走去。是的,他剛才想過,讓一個殺人犯來救活自己的命無疑是件極不光彩的事,可在這空寂的山谷里還是暫時作個妥協吧,只要自己的生命沒有危險了,這撞到槍口上的罪犯照樣逃脫不了。他用腳無力地踢了一下那躺著的罪犯,然后用槍刺挑斷了捆綁他的那根警繩,接著他搖晃著已失去平衡的身子返回原地,竭力端平自動步槍。那罪犯在地上翻滾了好一會兒,終于掙扎著站了起來。此時,他發現罪犯的手是僵直的,發紫的。他失望了,這手根本不能動,怎么能給自己治療蛇傷呢?驀地,他感到一陣陣昏眩,頭腦沉重得像是壓了座山,他趕忙抱住身邊的一棵樹,不使自己的身子倒下。他明白蛇毒就要到達自己的心臟了,就要在自己的身軀里發作了,要不怎么會這樣地飄飄然呢?他定了定神,驀地,他發覺眼前罪犯的高大軀體搖動著正一步步地朝自己走來。他一陣悸動,做了操槍的動作,可手中是空的。槍呢?原來剛才抱樹時,那自動步槍落到了地上。他慢慢地彎下身子,想把它撿起來,可他哪里想到彎下身子再也無力直起來了。

            他終于倒了下來。當那罪犯完全明白了眼前發生的一切后,走過來想置他于死地,可沒一會兒那罪犯發現自己的愿望根本不能實現——手是僵直的,腿帶著傷,身上的氣力勉強能維持自己走動。終于,那罪犯失望地轉過身,拖著沉重的傷腿,慢慢地朝前走去。他雖然倒在了地上,可神志還沒有完全喪失,剛才那罪犯的所有企圖,他都感覺到了。此刻,他感到自己做了件一生中不能饒恕的事,那就是不該寄予幻想,給那個罪犯解開警繩。他望著罪犯漸漸遠去的身影,想喊,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他掙扎著站了起來,并抓住了那支自動步槍,心里豁然變得明亮了。他吃力地把自動步槍托了起來,把槍口對準了那個就要消失的背影,而后扣動了扳機。槍響后,那背影猝然倒下……

            沒過多久,西落的殘陽染紅了空曠的山谷。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一分PK拾 www.021yhj.com:北辰区| www.marketsizeinfo.com:石泉县| www.ipcstz-africa.org:丽水市| www.switchgeardubai.net:新平| www.hdy521.com:济源市| www.wrenandlark.net:花垣县| www.kocblog.com:丹棱县| www.v3r7.com:郴州市| www.therobleys.com:莱芜市| www.tj-dqhcjt.com:贵港市| www.abgxx.com:通辽市| www.asksworld.com:聂拉木县| www.motorhomevalue.com:襄汾县| www.cintapaus.com:台东县| www.cp9771.com:武冈市| www.ladylvhandbagsale.com:雅江县| www.andersonyoga.com:黄大仙区| www.chrome-icons.com:平阳县| www.danzapps.com:夹江县| www.qunfengdesign.com:铁岭县| www.bnkft.com:锡林郭勒盟| www.gaindealsspot.com:三门县| www.anjiutea.com:政和县| www.ilaoer.com:乐陵市| www.lmpzw.cn:霍州市| www.cakesbykatz.com:凤山县| www.thinkhandbag.com:万盛区| www.bnachamber.com:广昌县| www.bluefairyus.com:泰兴市| www.floridahospitaldls.com:沈丘县| www.motoclubprimeur.org:五大连池市| www.hbccp.com:宽城| www.re-cyclers.com:福海县| www.dg-dacheng.com:北宁市| www.bulkemailonline.com:当阳市| www.1000bugu.com:九龙坡区| www.lnwgx.cn:浮山县| www.cloudhostingcity.com:保靖县| www.bishuikuai.com:凭祥市| www.impobol.com:冕宁县| www.classicblindscc.com:卢龙县| www.alexferrismedia.com:乐亭县| www.cw933.com:土默特右旗| www.xiduo520.com:肥西县| www.reward-risk.com:寿宁县| www.shouhui1.com:台安县| www.trinhtuyetlinh.com:固阳县| www.afashionwonder.com:陇西县| www.stephanielajoie.com:拉萨市| www.cfzqq.com:许昌县| www.pinkycandylens.com:无为县| www.sqtextiles.com:乌苏市| www.dechavanne.net:余干县|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阜城县| www.chinesedrywallinspect.com:墨脱县| www.airsolution-group.com:钟祥市| www.wfzfcn.com:介休市| www.sky161.com:施秉县| www.bieberlc.com:体育| www.thisdayinmusicapps.com:永安市| www.lyhszp.com:湖南省| www.duchang999.com:镇坪县| www.tusbolsaspublicitarias.com:淮南市| www.patricshawbeauty.com:四会市| www.shanghai-limo.com:丰顺县| www.njkzx.org:蓝山县| www.catalinamotoroiu.com:宁明县| www.jinlanwanmuye.com:荆州市| www.thebox-ny.com:绍兴县| www.peacpainting.com:天长市| www.chuangjiake.com:威远县| www.sitegrindermastery.com:资兴市| www.relishculinaryschool.com:黄石市| www.hautdeals.com:开江县| www.christianvoices.net:苏尼特右旗| www.mindyworld.com:和田市| www.9959gp.com:兴国县| www.bjaymy.com:孝昌县| www.cp3929.com:信宜市| www.ptlpw.cn:石门县| www.suntopcar.com:林芝县| www.mpafoto.com:阜新| www.nmmialumni-abq.com:贵港市| www.danfcamera.com:边坝县|